字数:8123  第一章。初见姐妹花  我叫杨明,今年23岁周岁,这个夏天终于毕业了,高考没考好,无奈之下就去了离家最近的一个大专学校,整天在学校里过着无所事事的生活。  我家老头子本来就是老来得子,母亲又死得早,所以他一直把我当做宝贝一样宠溺着,他大概也瞧出了我就这点出息,大专实习期间,每一天我都对着电脑打打游戏听听歌,他可是经常在旁边唠叨我的,打游戏能有什么出息!  等我熬到了毕业,混了张文凭,他索性心一狠就把我轰出了家门,要我去邻镇上和人家相亲,他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阿明,你爸我也不指望你能有大多出息,我已是快六十的人了,抱孙子的事情可就全指望在你身上了,邻镇的张家闺女不错,她爸和你爸我是世交,你得争气点给我把她连哄带骗带回家,不然你就别进我家这个门了,要知道我是没几个年头可活了,你这样浑浑噩噩下去,我这一走你可怎么办……」  我对他的决定很是不满,怎么可以如此专制独裁,可是我本就身无一技之长,流落街头肯定会饿死,除非有什么好心人肯收留我,不过老爸所说句句在理字字在心,一切都是为了我好,听完他的话我的心感觉酸溜溜的,不是滋味,没多想拿起他给我的包袱往邻镇的路走去。  有一个这么爱我的老爸,我应该很知足,走了好长一段路,我回头用余光瞥了一眼白发苍苍的老头正在望着我的身影,我下定了决心,一定不能让老爸失望,这是老爸的人生之中最后的愿望,也不是太难,能做好我一定要做好,因为让老爸遗憾,就是让自己遗憾,正在逐渐失去青春的我弥补起遗憾来只能说越来越无力。  有的遗憾,能避免的,尽量要填满它,这样才能让自己的心也跟着快乐。  我的年龄是不小了,再这么慢慢老下去可能就变成老男孩了,又无处可去,思来想去迈着小腿往隔壁的花镇走去,说实话我本就是一个喜欢整日里盯着电脑的宅男,看着那张指路的纸条找起路来也是磕磕绊绊,很快我就在这个我从未踏足过的花镇迷失了道路,乘坐了好几趟公交车,来来回回,花去了大量的时间,害得我又饿又累,可是无良的老爸根本就没给我多少钱,出门时候给了我一张毛爷爷早已被我挥霍掉了。  七月天的,太阳本就毒辣,我是在中午出来的,一路上为了解渴买了不少水,所以很快就没钱了。  最后的两个硬币我上了最后一次公交车,坐到途中有了尿意就下了车,下车刹那,我抬头望天才察觉到月亮已经高高挂起。  我看到前面的标牌,这是一个叫花花公园的地方,我就去这公园里寻找厕所了,公园也很大,我就去门口的公园地图上找哪里有公共厕所,很快就被我发现了,我顺着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来到了厕所。  我来到了厕所旁边,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女人的呻吟声,好奇心地驱使下我走路的声音减轻了许多,环顾了四周又没有路人,也就舒了一口气,为了听得更仔细,我不由自主地把耳朵贴在了厕所的墙壁上,里面的动静,我好想知道。  女人的呻吟很有规律可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种淫荡的声音作为一个喜欢家里蹲的宅男怎么可能没听过呢?在21世纪信息如此发达的时代,我都不知道一百个男人在二十岁出头还没看过av的,如果有,那么他肯定是在没通电的山沟沟吧。  电脑上看到的和现场直播完全是两回事,我听到女人的浪叫声下面自然起来反应,前所未有的反应,由于我的包皮够长,所以很多情况下硬起来都露不出龟头,可是这次不同,它一下子就蹭蹭上涨,突破了包皮这层坚实的防线。  我拉下了裤子的拉链,把我坚挺的鸡巴暴露在了公园的空气之中,没办法,由于我喝了太多的水,也憋得够久,这一个契机让我再也忍不住了,我的鸡巴像一个浴室的莲蓬头,把尿分岔地洒落了一地,不过用硬着的鸡巴撒尿,还是第一次呢,本来没想过,结果却是根本控制不住,这泡尿撒得够久也够直的,撒完以后,我闭上了眼,有一种心满意足的感觉。  就在这时,厕所里面的动静似乎有所变化。  「啊……我要忍不住了……我……要……射出来……了……」  「老公!请射在我的子宫里,我要为你生宝宝。」  「哦……哦……出来啦……出来啦……老婆……我爱你……」  「亲爱的……我感觉到了……热热的……热热的……好舒服……」  ……  听着两人断断续续的对话,我琢磨厕所里面的这对男女是夫妻,在公共产所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只能说他们胆子够大,喜欢刺激,不过大晚上的几乎没人经过这里。  厕所里很快没了动静,只剩下男人和女人累了的喘息声,我突然发现此刻我双手紧握着自己的下面,无比难堪,一想到里面的人随时可能会出来,我就狼狈地落荒而逃了,马上就来到了厕所的后面。  厕所的后面,无比的漆黑,是公园的路灯也照射不到的范围,我再也无法控制住我的双手,尽情地撸了起来,一下两下三下……在摩擦之中生热,我的手越来越快,快得我只能看到影子的痕迹,过了一段时间,我的鸡巴已经到了山洪暴发的时刻,我尽可能地把上身后仰下身往前冲,在「噗嗤」「噗嗤」两声清脆的声音之下,我体内的精华倾尽喷射了出来,有一些还碰到了手上,这是惊人的量,虽然我常常看av里男女交合的淫乱场面,但是看多了我就麻木了,对着自己的鸡巴撸管那是几年前的事情我也不记得了。  射完以后我感觉到了脑子里空荡荡的,呼吸也变得缓慢,是长久不运动的后果吧,看来要加强身体锻炼才行,现在的身体真是太虚弱了,不得已我把手放在了临近的树上撑着,射精后的无力感,可是会让人摇摇欲坠的,我可不想倒在地上。  缓过劲来,厕所里的那对男女已经不见,我就在公园里找了一个长凳躺了下去,闭上眼睛想心事,今天真是倒霉,奔波了一下午却把自己搞得饥肠辘辘有气无力,如果有钱的话我可以选择住个宾馆什么的,但是老头子显然把我的经济都断了,此刻身无分文之下我只能躺死在这张长凳上仰望天上的星星,不经意间眼角流出了两滴晶莹的泪水,没办法,在外面吃了苦头,我肯定要埋怨一下老头子的,若不是他的一意孤行我也就不会遭受到这番凄惨经历了。  绝望之际,我耳畔传来了一声温柔的问候:「请问你叫杨明吗?」  我迅速地用手把眼泪抹干,装作没有事情发生的样子,抬起头看了看人,那是一个绝对的美女,起码是我这种层次的穷屌丝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美女,我看着她那张面带微笑的精致脸庞说不出一个字来,因为现实中我从来没有与美女搭过讪的经验,况且是极品的美女,她的美让我霎时间哑口无言,痴迷其中。  她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长至腰边,在一件白色风衣的衬托下显得端庄典雅,再配上她那温柔的笑,我的心都快被融化了一般,说不出话,只是静静地看,看得如痴如醉。  女人看到了我的刹那,眼神里有一刹那的失神,至于原因我就不得而知了,两个人隔着几尺的距离,却像牛郎织女一般眼眸里充满里深情,夜色让我们显得更沉默,这片刻的宁静没人想去打破。  许久,或许是女人站累了,她挠了挠她的刘海笑着说:「杨明,你怎么看到我都不说话呢,你的照片我可是看过的,我能认出你来,不说话,难道是看到我害羞?」  我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知道这下丢人丢大发了,把喉咙里的痰咽下了肚子,深呼吸一口气,爽朗地傻笑道:「不是,我啊,第一次看到像姐姐你这么漂亮的人,不知不觉就被你迷的神魂颠倒了。」  女人走上前来给了我一个板粟,其实很轻很轻的感觉,笑道:「嘴真甜,今晚不早了,我还是带你先回去吧。」  我的心还在砰砰直跳,不过这种与美女搭讪的机会是有多难得我也是知道的,第一印象很重要,这种时候我肯定要表现出一个男子汉的气概来,抬手指天装潇洒道:「姐姐,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被我爸赶出了家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女子点头笑道:「当然,请你务必记住我的名字,毕竟接下来我和你还有我妹妹三个人要过三个月的同居生活,我的名字叫张莺莺。」  三个月?同居生活?听得我一头雾水,不过我还是佯装镇定,认真道:「张莺莺,这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我一定会记住的。」  我的内心一听到同居生活,万分激动,不过不能暴露在脸上,这会使得女人不高兴吧,我只能心里乐开了花,和这样的美女同居,那是叫我死也愿意啊,只是不知道她妹妹长得怎么样,姐姐长得这么漂亮,估计做妹妹的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在张莺莺的带路下,很快我们就到了她的家,镇里的房子,普遍都是一座座的小别墅样子的房子,这种房子比市里的那些小高层强了不知道多少倍,两层的楼房加上一片宽敞的空地,其实这样的房子才是我理想中的房子,可是这城市被过度开发,住宅区的面积规划的越来越小了,比如我和老爸就两人可怜兮兮地住在一个五层高的多层房其中一层里面,上面是一户大户,转让给中介出租给了起码四对人,时不时的漏水问题一直会困扰我家平静的生活。  一只脚踏进别墅里的时候,我内心是崩溃的,眼前的这位美女肯定是个十足的富婆,这样我和他的差距就太过于遥远了,我跟着她身后蹑手蹑脚的,心里不是滋味,同时产生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这里真的是我即将进去的生活区吗?她家的别墅很大,起码比旁边那群一式一样的别墅大了一倍。  我想有可能是在做梦吧,用手给了自己两巴掌清醒清醒,好痛,心里无奈道:「可恶的老头子,这不是害我吧,我能感觉在这里自己会过得很不习惯,没了电脑的宅男那就不是宅男了,提到电脑以外的东西我是一丁点儿的自信也没有。」  跟着张莺莺来到了客厅,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长相和张莺莺有七分像的女子,我猜想这女子肯定是张莺莺口中的妹妹了,她正趴在餐桌上认真地看书,一副文静的样子,看起来好像是个学生呢。  张莺莺抬手指着女子介绍给我说:「这是我妹妹,张雯雯,她和你是同岁哦,23岁,她是一个让我骄傲的妹妹,有着一颗聪明的脑袋,不像我笨手笨脚的……」  张莺莺把张雯雯夸奖了一遍,还是带着自损的语气,看来姐妹俩的感情是非常之好的,我认真地听着,拼命地点头,在点头的时候,突然肚子不争气地咕咕直叫,我尴尬地笑了起来,脸上红得像猴子屁股,不擅长与人交流的我与美女近距离谈话时候还是很腼腆的。  张莺莺听到我肚子的叫声,莞尔一笑,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说:「瞧我这记性,光顾着想介绍我妹妹了,杨明,姐姐我这就帮你去热下饭菜。」  我感激地说道:「多谢姐姐收留我,不然我真的要露宿街头了。」  张莺莺脱下了白色的风衣,里面穿的是一件粉色的连衣裙,她刚露出她那傲人的身材,我的视线已经容不下其他东西干扰了。  她的胸部高高隆起,看起来又大又圆又坚挺,奶头的尖锐凸出来了,一看就知道没有穿奶罩,我内心萌生出一个邪恶地想法,好想舔,她的屁股,那是一个又挺又翘的屁股,不知道触感怎么样,好想摸。  张莺莺在厨房里帮我热菜,我的目光死死盯着她的大翘臀,她背对着我,不能看到我色急的模样,可是她妹妹张雯雯和我在同一张桌子上,我对她姐姐虎视眈眈的眼神当然尽数落尽了她的眼里。  张雯雯大概是对于我的行为非常之不满,伸出舌头给我做了一个鬼脸,一脸鄙视的样子。  「呸……呸……呸……」  我也知道在一个美女面前失态是件很丢人的事情,只能压低声音陪着笑呵呵。  很快,张莺莺把她从微波炉里热的菜端到了我的面前,我看到桌上的三盘菜,心里充满了感动,虽然只是很普通的三个菜,豆腐汤、白斩鸡和红烧鲫鱼,我却吃得津津有味,吃完后我打了个饱嗝,看了看坐在桌子边的两姐妹,她们在我吃饭的时候一声都没说。  等我吃完饭后,张莺莺很温柔地说:「杨明,雯雯平时被我宠坏了,脾气有些犟,有些地方你可以让的得多迁就着她哦。」  我看着张莺莺胸前的两点尖锐,红着脸说:「嗯。」  张莺莺笑着说:「你老爸和我们老爸是世交,你一直没有女朋友让他很担心,所以就把你送来相亲了……」  我低头尴尬道:「女朋友?我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摸过,不知道我要和谁相亲?」  虽然我心里有数我不会和张莺莺相亲,会和张雯雯相亲,但是我心里还是起了一点侥幸心理,张莺莺是一个如水般温柔的女人,很难让人不喜欢,张雯雯却是一块寒冰,从见到她的那一刻就没给过我好脸色看。  张莺莺指着张雯雯说道:「当然是我妹妹了,我比你们都要大上5岁,怎么会和你相亲?杨明你这家伙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姐姐我早就是结过婚的人啦!」  网上看过一句话,女人说自己老,那是想别人夸她年轻,我拼命摇头说道:「怎么会呢?在我眼里姐姐和二十岁的姑娘没多大区别,白里透红的健康肌肤,脸上也看不到一丝皱纹。」  张莺莺听了果然很高兴,笑得很灿烂,推推手否认道:「讨厌,你就会哄我开心。」  我和张莺莺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聊得热乎,张雯雯的目光却是早就锁定我了,冷冷的眼神,不屑的神态,大概对我这样一没长相二不多金的屌丝不感兴趣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什么女人难对付,高冷又聪明的女人从来都是最棘手的存在,在恋爱养成类的游戏里我也不是没尝试着攻略过,一般得花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才会有虏获对方芳心的可能性,我总是选择累觉不爱,舔着脸看女人脸色,这种事情在我身上是不可能发生的。  张雯雯拍了一下桌子,应该是在对我不爽,调皮道:「谁要和这样色眯眯盯着姐姐看的小鬼头结婚,姐姐,我死也不要。」  张莺莺走到张雯雯身边拍了拍她的背,像是在安抚,然后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轻声道:「雯雯有点小孩子脾气,杨明不要往心里去。」  张雯雯好像不想自家姐姐难做人,对我和她相亲这件事有点难以接受,撇下我和姐姐径自一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走后,留下我和姐姐两人,气氛一下子变得很尴尬,就在我想着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张莺莺已经来到了我的身旁,拍了拍我的头安慰道:「雯雯这孩子以前不是这样的,被我这个做姐姐的宠坏了,你要多多体谅她哦。」  在我点头之际,她用鼻子嗅了嗅,好像在闻什么东西的味道,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在厕所那边打手枪的时候没去洗手,手上残留着一股浓重的精液味道,张莺莺既然已为人妇,男人的东西她自然全都懂了,想到这里我羞得没脸见人,把头低了下去。  张莺莺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不过没有戳穿,只是笑笑说:「白天流了不少汗吧,你可以去浴室泡个热水澡,缓解一下疲劳。」  我逃也似地拎着包袱进了浴室,实在是没脸见人了。  进了浴室,等浴缸里放满了水,我躺在里面闭着眼睛享受着水的冰凉,想着心事。  张莺莺正是个温柔善良的大美女,要是能和她一亲芳泽画面太美不敢想象,张雯雯那个就算了吧,心高气傲地摆着一副别靠近我的脸,我是不敢多想了。  就在我想着张莺莺张雯雯两个美女的事情时候,门外响起了张莺莺的声音:「杨明,我来帮你擦背?」  在门被打开的一刹那,我急中生智地用一条浴巾裹住了自己下面在想入非非时候不争气翘起来的鸡巴,紧张之下双手遮住勃起的痕迹。  张莺莺已经进来了,她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连衣裙朝我缓缓走来,走路时候一颤一颤的奶子,波涛汹涌,我感觉我的呼吸瞬间变得急促起来,下面的鸡巴坚硬得像一根铁棒,胀痛得难受。  作为一个处男第一次真实地见到一个美女向我靠近,我紧张地转过身去,不敢把自己现在的窘境给她看。  张莺莺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我的背后,她用一块毛巾在我的背上擦拭着,一上一下舒服极了,她开口道:「刚才发生了一点不愉快的事情,真是对不起啊,雯雯是一个很怕生的孩子,见多了就会习惯的,千万别往心里去。」  我笑着理解道:「姐姐真是个温柔的人呢,不知道谁有福气娶了你这样的美女?」  这句话刚说出口,张莺莺突然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一把抱住了我的身体,把我紧紧抱在她温暖的怀里,那两个柔软的大奶子一下子就碰到了我的背,那份触感美妙极了,柔软又温暖。  她把下巴靠在我的肩膀上,在我的耳边耳语:「我丈夫他三年前在一次车祸中丧生了,请允许我借你宽阔的肩膀靠一下。」  我知道我说错话了,眉头一皱叹气说:「对不起,你的事我都不知道呢。」  她摇了摇头说:「没关系,这不关你的事,不知者无罪嘛。」  一时之间,我们两人坐在浴缸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很久,张莺莺终于从失落中恢复了过来,打起精神对我说:「谢谢你,我继续给你擦背。」  她脱下了连衣裙的上面一部分,把她无比丰满的奶子露了出来,在我背上来回摩擦着,这种从未体验过的触觉让我心花荡漾起来,舒服地叫了出来:「啊……好舒服……啊……好舒服……」  等她把我的背洗完了以后,她又叫我转过身去正对着她,我为难地转过身低下头不敢看她的表情,我下面的窘相已经被她看得一清二楚了。  她温柔道:「为了你和雯雯以后的婚后生活不至于太伤脑筋,从今天起我就教你各种各样的事情,性是夫妻之间维持关系的特殊纽带哦。」  我惊讶道:「哈?那个……我……」  我听到这句话的第一想法就是这真的是现实吗,没有让我多想的余地,连话都说不出口了,张莺莺的手已经在我的硬着的鸡巴上不断摩擦着,和我厕所那次撸管完全是不同的感受,她的节奏和力度把握的十分恰当,不至于让我过快地把精液射出来。  她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拉着我的右手往她的奶子碰,很快我的双手都握着她的奶子,白皙又丰满的奶子,一只手一个根本抓不过来,她引导着我在她的奶子上胡作非为,一揉一揉有规律地旋转着。  她说道:「就是这样,慢慢地,温柔地,像画圈圈一样。」  我照着她的话在她的奶子上画起了圈圈,这种触感实在是妙不可言。  她又继续说道:「手指间的力度不够,要更加地使劲,要像按海绵一样。」  我尝试着用力按她的奶子,弹性十足,一按一放,奶子就会一紧一张,看着变形的奶子我的下面越来越亢奋。  张莺莺看着我膨胀的鸡巴说道:「你的鸡巴也要清洁干净呢,请你站起来吧。」  我听话地从浴缸里站了起来,她把我坚硬如铁的肉棒夹在了她的奶子里,我的肉棒好像在她奶子的缝隙里夹缝生存,她每耸动一次身子,我的鸡巴就会感受到一次沉重的刺激。  在她几个来回的套弄之下,我根本就忍不住那股强大的冲击力,身子一抖,精液穿过她的奶子的缝隙喷了出来,溅了她一脸。  她笑着说:「呀!射了好多。」  我赶紧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张莺莺抓着我已经软下去的鸡巴摇了摇头,说:「看来还要再洗一次呢,真是年轻啊,你的下面刚射完精又勃起了。」  我刚要说些什么,她直接用舌头舔起了我的龟头,直接让我说不出话来了,她左手摩擦着我的鸡巴,右手托着我的卵蛋一拍一拍,在她的抚摸之下我的鸡巴又变到了坚硬如铁的状态。  看到我的鸡巴从无精打采又回到了一柱擎天的状态,张莺莺脸上一副喜出望外的样子,她毫不犹豫一口把我的龟头吞进了嘴里,她用嘴唇摩擦着我的鸡巴,舌头在不停转动,她每晃动一次身子,我的龟头就受到一次很大的刺激。  她一边用手一边用嘴套弄着我膨胀的鸡巴,我作为一个处男,根本就坚持不了太久,很快,我就感觉我的鸡巴又要射精了,张莺莺的口活实在是太棒了。  我忍不住叫道:「哦……姐姐……我……快要……射啦……」  张莺莺还在继续吮吸着我的鸡巴,最后我把双手抱住她的头部,把鸡巴往她喉咙深处挺进去,舒服地叫道:「啊……射出来了……射出来了……爽……」  射精的时候,我的身子剧烈地抖动了几下,射完后我顺势也跪在了地上,气息都虚弱了很多。  只听见张莺莺「咕嘟」一声,把我射的精液都吞下了肚子,吞完后她笑着说:「杨明你好棒啊,以后雯雯有福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天色不早了,接下来每一天我都会服侍你。」  我轻声问:「为什么做到这个份上?」  张莺莺温柔地说道:「妹妹的事情,做姐姐的当然要多操心啦,你以后也许会是我妹妹的男人呢,如果你这方面不行的话她岂不是会受苦。」  我竟无言以对,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好的姐姐,温柔如水的姐姐,我的心莫名其妙地躁动起来了,如果给我选,我选的人肯定是张莺莺,而不是张雯雯。  一天射了三次精,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负荷还是太大,累了,也就躺在了张莺莺给我整理的床上,与美女在浴室里一段香艳的旖旎场景,回想起来真是惊心动魄,回味无穷,想着没有把自己的处男身交给张莺莺心里难免有点小遗憾,不过想来来日方长总有一天我会把自己的印记刻在她的身上,也就变得释然了。  刚离家出走的这一天,是苦尽甘来的一天,是我生命里重要的转折点,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在我无助时候伸出援手来解救我的女人——张莺莺,温柔善良的女人,这难道不是上天赐给我的女神吗?我心里这样默念着她的名字,想着想着,我很快就沉沉入睡了。              【未完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