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传——校园篇字数:17639字                (一)  「是,是我的不对,我错了,我不应该看你的那盘片子的。」我跪在素馨的门口,跟她倒着歉。  里面的女孩子已经陷入彻底的绝望中了……  林素馨是我的青梅竹马,确切的说,她是我检回来的,那是在13年前的事了。  我叫林旭杰,爸爸林海涛是林氏集团的董事长,我们家3代单传了,和许多大家族一样,男的拥有若干或明或暗的女人是必然的事情,我就有6个妈妈,真的,我除了自己母亲,排第三的周萍,我称呼的是「阿妈」。(母子乱文我文中决不会出现,先打声招呼咯!)  不要以为我是风流的公子哥,家教是极严的,其实,真正发迹还是父辈的事了,我爸在前人基础上打下了江山,我不是来守,而是要去开拓。  而家里也没有多少淫靡的气氛,因此,我到17岁,都高2了,还是纯纯处哥,傻傻的要只爱我的素馨。我176公分,长相确实还行,性格开朗的那种。  林素馨,本来没名字的,5岁那年我随父母去孤儿院时,看到了她,就叫父母带她回来,以后我照顾她。  可惜女的就是这样,看你不顺眼,就什么都不是,我在她眼里,是公子哥,加上她不想和一票女的分享老公,我又是那么的大男人主义,所以我对她的好,从来都没被放在心上过,到高一后,她竟然和另外一小子眉目传情了。  我性格开朗,家境又不错,平时朋友很多,可大家都知道我情场失意的事,真让人郁闷啊。  幸好,郁闷期过去了!不是她对我有了改观,而是她竟然被那个男的哄上床了,哈哈。  「老子要什么样女的没有,臭婊子!」  在她彻夜没回的那天晚上,我喝了一晚上的酒,也吐了一晚上。  妈妈们想要来阻止我,却被老爸喝了回去:「林家的男的这样的话,还有什么指望啊!」  第二天醒来,我的命运就不同了。  「宁肯我负天下人,不肯天下人负我。」  不过那女的也倒霉,挑个软软的,看起来的老斯文,阳光的,竟然甩了她!  原因很简单,她是漂亮,但是孤儿就配不上他,林家小姐还好说。  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回来咯,半夜走在外面,有点象她小时候的时光了,可惜现在是美女的,半夜三更不是引人犯罪吗?  于是就碰上了流氓。她死命挣扎时,男主角我没出现,不过惊动了警察,无胆匪类作鸟兽散,她则被带了回来。  爸爸没说什么,我也没什么意见,于是大妈做主把她留了下来,毕竟十多年的感情了呀。  不过事情还没结束(本文正式开始),那小子竟然拍下了带子,2个人干那事的带子,然后拿了备份给我,让我付十万拿回正本。(真是小孩子,这么少)  我拿回来看了,偷拍的,不是很清晰,那婊子开始就哼哼声,后来大概有了点兴奋的叫了出来,看来不是第一次了,骚货,男的没几下就结束了。(我不想把别的男女那事写的太详细)  老爸的意思是我看着办,老爸说过他最多50岁就会退下来,所以让我开始处理小事了。  我征求了大妈妈的意见,把带子赎了回来,原本毁了,副本自己留下来。  林素馨的身材确实不错,晶莹的皮肤,汗珠滚落,乳房由于是仰卧的缘故,显得不是特别大,恰可一手握住,没明显的叫床声,但有不住的蒙哼声(想必大家都有类似的经验了吧)。看了会,我兴奋起来,操!  我感觉一阵气势从背后传来,转身一瞧,这婊子手里端着碗燕窝粥,眼睛红的像看见了杀父仇人。  「乒」「啪」先是碗落地声,后是巴掌声,然后就是甩门声自然,把家里人都惊动了。  我被老爸要求来道歉,于是就跪在门口企求着屋里的女的。  里面的人儿真的是已经绝望透顶!  「难道真的就不能有活路了吗?」林素馨默默的对自己说。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啊?  林家的男的是肯定不会对一个女的忠贞的,自己违心的选择了一个还算看的顺眼的男的,希望能平安度过一辈子,可惜,却是瞎了眼!  被那几个流氓欺负的时候,真的以为这辈子就完了。幸好被救了下来,回到家里,虽然不能完全说真正意义上的家,可毕竟也呆了13年了,养大自己的,有家的感觉的,自己所有的亲人都在这个家中。而大妈他们对自己还是那样好,除了三妈,还有伯父(素馨对林海涛称呼是伯父),还有他……  自己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给的,自己本来是孤儿,没名没姓,一个亲人都没有,连生日都是和他一天,是他送给自己的。而可笑的是自己在17岁生日那天把自己给了另外一个人,为的是不想和其他女的分享他!  现在分享他的权利都没有了,只希望他给自己活下去的希望,希望他能再放点心在自己身上,多么奢侈的想法啊!  当看到他在看那盘带子时,就明白了自己是那么的傻,要是以前,他只会保护自己,绝不会让自己受那种威胁的。  他就跪在外面,就为了要自己的宽恕,可他为什么不能宽恕自己啊,他要是原谅自己的话,就不会跪在外面,而是,「他是我的女人,看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  眼泪滑落脸盘,美丽的女孩子那样的凄惨……                (二)  终于,那该死的女人从房间里出来了。  「你起来吧。」她冷冷的打量了我一下,说道,很明显,她刚哭过,眼里还有泪痕。  操,以为自己是谁啊,还不是烂B 一个,我心里呐呐的想着,带子里的镜头再次浮现在眼前:里面的女人口中娇哼不断,虽为浪叫出声,可鼻音那么重,想起来,真想扒掉她衣服,干上一场,不知道她里面穿的是白色还是粉红色的?应该白色的吧。  第二天来到学校,自己同桌兼死党洪平老远见到自己就叫起来了,「喂,今天咱班据说要转进一个新同学,靓妞,小子有机会了。」  真是好兄弟,一有情报就汇报,不亏我帮他和他女朋友撮合啊。  我瞪了一下隔排前座的素馨一眼,和洪平聊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有靓妞要来?」  「保密,不过据说那女的蛮有背景的,叫叶淑蓉,和你倒很配哦。」  「嘘,轻点,我可不想全世界都知道我是林氏集团的少董啊!」我的身份在学校知道的人不多的。  晨会,老师真领了个女的进来,介绍了下她,然后她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叶淑蓉,以后请大家多多照顾咯。」然后被派到了我的前桌。  上完晨会,早读课,我们初步了解了我们新同学是个很活泼的同学哦,「一起去吃早饭吧,我请客,」叶淑蓉邀请了我们吃早饭。  美女相邀,无拒绝之理。  可早读课铃一响,我们班另一美女姚晶晶走了过来,「一起吃早饭吧,」别惊讶我们班美女那么多,因为我是文科生,而那姚晶晶是喜欢我的女生中长得优秀的。  要是往常,我不一定理她,可今天,呵呵,不好意思,我已经转性了,再不会一棵树上吊死了,对美女相邀,当然答应。  两美相伴,自然心情舒畅,于是,吃早饭时,我顺便提出了邀她们周末出去玩,顺便看电影。本来叶淑蓉倒不一定答应,可我一下子约了两个,就没明显是追求她的意思,她也不好拒绝啊,而姚晶晶则显得喜出望外,虽然有个电灯泡。  周末,接了两女生,先去游乐场玩。  晶晶是刻意讨好我,淑蓉则是当朋友,于是一路上倒也是谈笑风声。游乐场里,一男二美,至于我玩起来当然舒坦,何况在过山车时由于太紧张,我被牢牢抱住的感觉真好,还是左右各一个,不由暗想:TMD ,老子咋就不早点觉悟的呢。  玩累了,去旁边公园闲逛,休息:双修日一对一对真多啊,哈,还真够大胆的,竟然在公园里就有点过了,差不多了,到了电影院,不好意思买包厢票,就特意买在角落里,3个位子相连,比较偏僻的。  礼拜六,看电影的人蛮多的,但大多是情侣,靠的特紧。  电影一般,可旁边气氛就比较诡异了,我忍受不了,把被晶晶我着的右手往她腋下伸去,终于隔着衣服,我的手盖上了她恰可盈握的椒乳,握了下。  晶晶想要推开,可实在不敢,怕我生气,而当着外人面被握那个部位,且是第一次,实在娇羞,就脸靠在了我的肩上,感受怀里娇佳人的吐气如兰,我心砰砰跳了起来。  淑蓉开始还可以假装不知,可后来脸也受不住发烫起来。我左手乘机也按上了她的乳房,感觉要丰满点,她转过头来,看了我下,不敢直接甩开,用企求的眼神看着我。  实在敌不过她的眼神,就专心对付起晶晶来。我一咬牙,推开了胸罩,按了上去,她触电般掬了一下,看了我一眼,头再次靠上我的肩,埋的更深。  我用食指轻点她的乳头,等充分充血后,开始两指夹揉起来,并用余下三指轻刮她的椒乳,听着自己和她的如鼓心跳,再看一眼旁边的淑蓉,不禁更加兴奋莫名。  两指时而捏乳头,时而配合其余三指揉捏乳房,我甚至可以感觉到乳房下的心跳,晶晶勉力克制自己不发出声音,玉口咬上我的肩膀,微痛的感觉让我更加晕旋,并决定今晚就解决问题,使自己和她都能得到人性的升华!  电影放完,先送淑蓉回家,然后约晶晶去逛夜市。  聪明的女孩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可不知道该怎么办,无力的被我搂着丝毫无法抗拒命运和抱着自己的男人!                (三)  轻轻搂着自己的所爱,女孩心里的彷徨已经消失,剩下的是对爱人无尽的依恋,从高一开始就喜欢男孩了,可惜一直被拒绝,现在终于守得云开见日出了。  感觉到怀里女孩子安静起来,我明白了她已经接受了她的上帝——我,对她的命运的安排,想到这点,我心里暖和起来,多么出色的一个女孩儿啊,她即将成为我的第一个女人,而我也是她第一个,极有可能也会是唯一的男人。  于是,不由俯下身子,将她玉莹剔透的耳垂含在嘴了,用嘴唇和舌头不断合乎它!  女孩儿感受到我的体贴,不禁也情动起来,开始吻我的脖子和脸,终于,我用舌头撬开了她的嘴,开始吮吸起来,很甜,有巧克力香味,不禁让我更加不能自已了。手隔着毛衣开始搓捏起她的乳房起来,表现的确实有点急色了,女孩儿死命抱住我,好借力支撑她快要瘫软的娇躯。  克制了下自己,我放开女孩子的嘴,手却还是盖在娇贵之处:「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啊?……」  「我是说我们去找间旅馆休息一下。」  「啊!……」  女孩儿虽然有心理准备,可还是娇羞不已,头又埋在了我的颈脖处。  我叫了辆TAXI,搂着女孩儿上了车,「司机,去敦皇宾馆。」  我虽然说要找间旅馆,可实在不想委屈怀里的女孩儿,也不想委屈自己,所以还是去宾馆,虽然那不是很高档的宾馆(高档的怕遇熟人,也怕不让开房间,那就麻烦了)。  车到了敦皇宾馆停下,我开了间房,那服务员也有点见怪不怪了,我接过钥匙,把女孩子搂着去房间了。  打开房门,设备还是不错的,先搂着她看电视,让她给家里打了电话,说住在同学家,她父母对她挺放心的,就叫她在外面小心点,别玩太玩,早点睡觉。  我忍不住打趣她道:「我们应该想个法子,能一边睡觉一边玩,这样也没违背你父母的意思。」当然,结果是还来她的粉拳乱捶。  我给家里打了电话后,我们相拥看起电视来,我把她头靠在我肩上,把手伸进她内衣里,隔着罩子开始搓了起来,嘴唇一会儿轻吻她她的发丝,一会儿含着她圆润的耳垂。她也不禁情动起来,开始回吻我,我把她压在身下,俯上去吻了个饱。  这时候已经没有心情看电视了,我含着她耳垂:「睡觉了,好吗?」  「嗯,呜……」  关掉电视和灯,开了壁灯,我轻搂着她,帮她把毛衣和内衣脱了,只剩下最后一层保护了,自己也脱的就剩一条短裤,搂了上去。  「呜……」女孩一下子就迷失在了我的亲吻里。  我吮吸了她的香津之后,开始轻吻她的脖子,手开始轻抚她。双手费了好大的劲,把她的罩子解开,里面的玉兔脱颖而出,粉红色的乳尖强烈的刺激我的视觉,按捺不住,嘴唇终于吻上了她的骄傲,右手则感觉着她另一坚挺,由于是仰卧,她的感觉不是特别大,但够挺,也算丰满,我用舌轻点她的乳尖,又用食指点弹她另一尖头,稍微用力按上它,把它埋进乳房里,其余手指轻刮乳房,开始揉镍起来。  继续向下,越过小腹,我终于吻上了他幽谷之初,她显然已经很动情,白色的棉质内裤已有明显水渍浸出,用牙齿咬住裤带,把她的内裤终于褪了下来,目光停留在了她的方寸之地:幽草显然未经过整理,不过由于不是非常茂盛,所以不是很乱,成倒三角护着幽谷,保护着女孩儿最后的关口,幽缝处有水渍溢出。  感觉到我炽热的目光,女孩儿身体略微扭了下。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把头埋进了幽谷之处,也是吸,再用手指拨开细缝,对着里面吹气。  「呜……嗯……呜……」女孩儿控制不住,轻微哼出声来。  我舌伸了进去,先是舔着红豆,再伸进甬道轻搅,女孩儿呼吸越来越重,终于「啊」的一声,然后双腿僵直,无力的塔在我的背上。  我坐起身子,把自己内裤脱掉,再次俯上身子,开始搅吸她嘴,中指抠进她的穴中,稍微抽插一番后,把她两腿分开,搭在腰间,对准了后,腰沉了下去。  早听说第一次男的也痛,果然事实,包皮脱离龟头的疼痛真有点激烈,加上穴内是如此的紧,举步唯坚,哈,TMD ,长通不如短通,横下心,用力猛顶进去,幸好已经足够滑润,可嫩肉蠕动的感觉让我差点一下子就缴枪。  当下猛吸口气,摒住了射精的冲动,一下子投降,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待双方都适应了后,我开始抽插起来,由于受黄片和H 文的启示,我特意留心了下身的情况,看见自己的肉棒在小穴中进出,把一团嫩肉翻进带出,心里感觉真的是无比的舒坦。确实,做爱不止是身理发泄,也是心理享受。  冲刺了百把下后,感觉实在把持不住,猛的向下一压,龟头重重抵上花心,一突突的精液蓬勃而出,底下女孩儿也僵直身子,重重的呼吸声突然停下,一股液体从她下身流出。  整理了下,我看到床单上血染的风采,不禁用力搂住女孩儿,「BABY,听到没有,你永远是我的,永远永远,你是我的爱……」  女孩子竟然微微抽泣起来。  「怎么了,宝贝,怎么了?」  「没什么,我好高兴,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理我,都不会和我说那句话了呢!」  听到她的话,我不禁内疚起来,以前为了林素馨那贱货,我对晶晶老是视而不见。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以后再也不会了,我会永远对你好的,BABY,BELIEVE ME!」  「嗯,我相信你。」晶晶轻轻咏了起来,「上邪,我却与君相佑,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听着女孩儿的表白,我心一热,又情动起来,又俯身吻了上去,今夜如此美丽……  第二天送晶晶回家后,我也回到了家里,和爸爸以及几位妈妈打完招呼,正要去泡个澡,忽然感觉到一道幽怨的目光,侧身一看,果然是林素馨那贱货,我哼了一声,继续向浴间走去。                (四)  「素馨,你过来下。」大妈把林素馨叫了过去。  「嗯,好的。」  「不知道你现在愿意成为林家的女人吗?」大妈和善但一针见血的问道。  「嗯,」  「那你也应该明白,在林家都是以男的为中心的,如果你想要很好的维持家庭,作为正妻的责任你必须要明白,善妒是大忌,如果你受不了,我们也不会勉强你成为林家的媳妇的。」  「可我担心他不会要我了。」  「这个你放心,我们会帮你出力的。」  「嗯,我没有他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素馨呐呐的道。  「你明白最好了,以后不能再做任何违背他意愿的事了。」大妈适时的提出本次谈话的目的。  「我知道了。」对于素馨的回答大妈显然很满意。     ***    ***    ***    ***  第二天,晨会。  「同学们,马上要国庆了,在文艺晚会上希望大家能多出点力;同时下个月的校运动会也开始报名了,希望大家踊跃点。林旭杰,两方面你都要出力哦,特别是运动会,希望你能挑好人,自己也多出点力。林素馨,晚会多注意哦!」  「知道了,徐老师。」我应了下,课间,脑子不禁为自己的任务转起来:以前的班子已经成型,淑蓉据说更是文武全才,体育不错的,看来有必要多沟通一下的。  这时,洪平从外头赶了进来,看起来有点急。  「旭杰,你他妈的还在这里做梦啊,外面在说你和大嫂呢,他们说大嫂被上了,还被拍了带子,还说……」洪平有点急。  「还说什么。」我吼起来,「操,哪个小B 说的,灭他全家。」  「他们还说你没那方面的能力,所以煮熟的鸭子飞了。」  操,越来越德行了!我狠狠的盯着林素馨,「你个臭B 贱货怎么不去死啊,你竟然还有脸活在世界上,养你13年,你就这么报答我啊,TMD ,养只畜生都比你知道感恩图报啊!你怎么不就让他直接操烂你,操死你啊,你不是很喜欢男的操你吗?还拍成带子,有你的啊,真不知道世界上有没有比你更不要脸的人呢。」  她竟然看都不看我,直接转过身,成了我唱独角戏,TMD.  「杰,杰!」  「嗯,」还是晶晶好啊,我突然抱住她。  「啊!」晶晶被我吓得呆了,死命的推开我,「不要,这里是教室,不要这样。」  「你不能拒绝我,不可以的,你是我的,我要让他们瞧瞧,我到底是不是男人!」  晶晶又推了几下,被我抓住的手无力的捶着我。  嗯?凉凉的感觉,是她流泪了,我呆住,自己在干什么啊?竟然这样对深爱自己的女孩儿,自己算是人吗?我还口口声声说要永远保护她,操!  趁我愣着,晶晶马上甩开我的手,跑了开去,我知道这次真的闯祸了,该怎么办,谁教教我(各位DD,伤了女孩子的心,怎么补救,谁可教教我)!  看着全班愣愣的呆着,我立马追了上去,「晶晶,你听我说啊。」  可她完全不理我,头也不回的跑了!接下来一天都没看到她,也是,女孩子发生这种事,怎么能一下子能够接受呢?  我到底怎么了,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为什么老天爷要存心耍我呢!!  晚上无力的回到家,给她挂了无数的电话,手机没人接,家里电话都是她父母质问的口气,真是要让我发疯了,谁可以教教我,该怎么办!!                (五)  「叮铃铃……」一阵电话铃声把我从呆愣中吵醒。  「喂,」  电话里先是没声音,过了会,「喂,你还好吗?今天对不起,可我真的好难过。」呀,是晶晶,真的让人欣喜若狂!  「我没什么,就是心里特慌,不知道怎么办,我今天都不知道怎么搞的,我真不是东西,我不是人,我不应该那么对你的,我……」  「好了,别骂自己了啦,知道了以后对我好点就可以了。」  「好好好,我保证,把所有精力都放到床上,其他时候再也不乱来。」  「你再这样,我真不理你了哦。」  「好了,好了,好老婆,我好想你……」  「切,谁是你老婆,不知道明天回学校怎么办,要被笑死的。我也想你。」  「什么,你说大声点,我听不清,明天谁敢笑你,我揍他。」  「哼,就知道用蛮力的家伙……」  总算可以睡个好觉了。  世界如此美好,女孩儿如此美妙,真想高歌一曲啊!  9月17号,礼拜二,也就是第二天咯,学校。  好好的哄了女孩儿一番,今早进教室时候,被起哄的她到现在还不理我,也难怪,女孩子就是脸嫩啊。不过经过我的甜言蜜语,千心万苦,不遗余力的打击自己,总算让她露出了笑脸。  可惜好心情在中午的时候再次被破坏。  竟然看到……  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淑蓉竟让人搂着走在路上,虽然那男的手只不过放在他肩上,可那么亲密鬼才相信他们之间没有亲密关系。我不禁火了起来:还口口声声说不想交男朋友的,女的可真会做人啊!  我当作没看见,想擦身而过,可惜,「旭杰,饭吃过了啊?」  「是啊。」我随口应了句,和男朋友在一起,也不用炫啊,靠!  谁知这女的真够不知死活的,「来,我为你介绍下,这是……」  「不用了,我还有急事,先走了。」  隐隐还听到那男的声音:「这人怎么这样啊。」  操,我怎么样了?!老子就是不甩你你又能怎样,靠!  下午课间淑蓉几次转过来聊天,都被我视而不见了,终于,在最后一节课上她递过来张字条:你怎么了呀,我怎么得罪你了?晚上一起吃饭。  哼,好啊,一起吃饭,好事!  下课了,和晶晶说了声,就叫上了她!  「一起走走吧,去颐心园那里。」  「我无所谓。」  我们学校带点贵族学校的感觉,所谓的颐心园其实是山(说土丘更合适)那边,有片林子,是情侣幽会的好场所。我们走着走着,不觉走到偏僻所在,平时除了偷情是没人会去那里的。  「你今天怎么了啊?」  「没什么啊。」  「那你怎么对我不理不睬的啊?」  「你真不想交男朋友?」  「嗯,我不想耽误学习。」  「哦,是吗?」我转身看着她。  「怎么了?」女孩儿疑惑的看着我。  「没什么,那你不是很难受。」  「什么意思啊?」  「我是说你晚上想男人的时候啊。」  「呸,再乱讲话我不理你了。」  「你晚上想男人的时候会怎么办啊,会用你的手摸你的奶子吗?还是用手去抠自己的啊?」  「你,」淑蓉满脸通红,不过显然是因为生气。  「我,我怎么了?」我瞪上她。她吓得退了一步,我逼上前,一把抱住她,「我现在就让你尝试下真真的男人的滋味。」  我把她乱挥的手抓住,脸一下埋了下去,正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我已全然不顾女孩子万一叫出来我该怎么办。不过幸好她没有叫,只是拼命挣扎。  我一下用腿顶牢她的胯部,手撩开她的上衣,伸进去隔着罩子捏起她的乳房来。她挣扎了会,已经没力气了,流起泪来,可惜我已经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狠狠的捏着她的乳房,要把自己的气息刻上去。  终于把她的奶子释放了出来,确实比晶晶的丰韵,我忍不住凑上嘴,开始吸了起来,一边吸奶头,一边用手去扯她的小内裤,她的阻止是那么的无力。把她内裤褪到腿腕处,我用手盖上了她的大腿内侧,开始狠狠的搓了起来,中指顺着她的逼缝来回搓。  「嗯嗯,嗯,嗯嗯……」  我把指尖插了进去,开始抠起来,嘴巴继续用力的吸着充血的乳头,等她下面够润滑后,把她逼靠在树上,把她两腿拼命劈开,龟头顶在穴口上磨着。  「你看啊,你是我的,你多淫荡啊,你看你的烂逼,注定要被我操的。」我把她的腿向上抬,脸向下埋,好让她看清自己的阴户和我的吊。  我操了进去,待双方稍作适应,开始干了起来。看着自己的肉棍在她的穴里扎进去退出来,带出白里带红的汩汩淫水和嫩肉,心里充满了征服感。可能由于环境太过刺激,等她第一次喷出时,我就狠狠的扎到底,把精液一股股的灌到了她的子宫里。  「啪。」看来被女的打对于我来说都快是种习惯了。我一把抓住她,没让她走成。  「怎么,这么快就向去和男朋友告状,还是去报警啊?」  「你不是人!」  「别装了,你没被被男的摸过啊?不过是处女真没想到,你那男朋友怎么那么想不开啊。」  「你!!」她痛哭起来……                (六)  「怎么啦,我?是,我不是人,对吧?我是不是人,为什么我喜欢的女的都要喜欢别人啊?我就那么差劲吗?」  「你不是有晶晶了吗?」  「不错,我是有晶晶了,我喜欢她,可我也喜欢你啊!」  「本来以为你是个好男孩,谁知道你竟然是这种人。」  「是,我是不专一,我花心,我喜欢你是我的错,我是SB好了吧。我TM D操,养了13年的女人跟了别人,被别人操,哈哈,那个贱人除了个逼以外有什么,靠,他妈的,我,我……」我一边捶着树,一边感受着痛心的滋味。  「你别这样了,你不是有晶晶吗?」  「那你呢,你为什么要跟别人,我不是说你不能跟别人,可你好歹不用耍我吧,为什么说不想交男朋友啊!!」  「我是不想交男朋友啊,不想影响学习,更不想乱来的!谁知道,谁知道你竟然……」女孩儿开始泣不成声了!  「你不想交男朋友,今天中午那男的是谁啊,那么亲密,别告诉我是普通朋友,哈!」想到那男的我心里的火就不打一处来。  「他是人家的哥哥啊,亲哥哥!」女孩儿出于某种她自己也不知道的原因解释道。  我一下子愣住了,为自己所作所为找的最后的一个可笑的理由也被否定了,我一下子好象有被钉在了耻辱柱上的感觉!看着女孩儿被凌辱后哭肿的眼睛和略显脏乱的衣服,我不由一阵心痛,我真的猪狗不如啊,不由走上前想帮她整理一下,可女孩子一下子缩了开去。  看着女孩子的极度防备的动作,我更加不知所措了。「你等下,我让你出下气。」我不由一阵冲动,跑到放书包的亭子,从包里取出水果刀(平时是用来削水果的,可不是马加爵二世),跑到女孩儿面前,「你用刀捅我吧。」我把刀递给女孩儿。  「你,你干什么啊你,来这套。」女的有点鄙夷的看着我,把刀扔回地上。  「怎么,不愿意还是不相信。」我捡起刀,看到女孩儿鄙夷的眼神,我一下子头脑充血,把刀子往腹部猛捅去。  「你,你怎么这样啊。」女孩子吓傻了,「你没事吧,干嘛那样啊?」女孩儿呜呜的哭起来了。  「替你出气呗。」我其实已经开始后悔了,真有点SB啊,充什么英雄啊,刀子进去真的不好受,虽说扎的不深,也痛啊!  「哦,我送你去医院。」现在才想起来,可真是个蠢丫头啊,呵呵,希望刀子不要白挨啊!  家人来的时候,我伤势已经被控制住了。  我住院,那可是急死我那些妈妈了,我老爸倒还是那副死样子,好象我是捡来的一样。  「旭杰,你怎么挨的刀子,碰到绑架了?」还是大妈最疼我,连老妈都比不上。  「不是,是我自己捅的。」  「你干什么了,要自己捅啊?」  「我做错事了,所以才捅了自己一刀。」  「好,像句男人的话,做了什么错事啊?」老头子终于发话了。  「我强奸了她。」我顺手指向了旁边的淑蓉,她一直在照顾我,可等我父母来后,就散了开去。  「啊?」我一干家长都为我的回答所惊倒,看向女孩子,女孩儿则因为我的话脸烧红霞,看到大家都看向她,更加扭捏不安。人群里林素馨的头垂了下去。  「哦,看来我要和她谈谈咯。」大妈得到老爸的眼神示意后,把淑蓉拉了出去。  「我们家杰儿他干了对不起你的事,我们家对不起你,但我们还是希望你不要起诉他,我们会给你补偿的,我们林家会负责任的。」  「我,我愿意跟他。」女孩儿为自己的话脸的滚烫了。  「啊?这最好了,我相信旭杰会负责的,可旭杰可能到时候不止你一个女人的,你要有这个心理准备啊!」  「我知道的,其实他还有另外女朋友的,也是同学。晶晶嘛,我……」女孩子虽说说得轻松,可心里还是有点难受的啊。  「啊?旭杰这孩子,哎,这下苦了素馨了,她不知道怎么办了。看来要找旭杰旭杰聊下,试探下他的想法。」  等大妈讲出她的意思后,我一下跳了起来,「大妈,我就那么贱啊?她都跟了别人,还想我要她。」  「哎,素馨这孩子苦啊,你不要她,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哼,她有这个觉悟还会去跟别人,哈,笑死人了。大妈。麻烦你把她叫进来,我自己跟她谈。」  「哦,那你别太让她受不了啊,她就指望你了啊。」  看着走进来的女孩子,我不禁略微发愣,都有点瘦得不成样子了,不由有点心软,可一想到她的贱行,我忍不住怒火中烧,「想我要你,可以,我两个梦想中有一个实现,就要你。」  女孩子听到有转机,倏的抬起头。  「我第一个愿望是日本亡国,小日本绝种!」  「啊!」女孩子听到我这个愿望,心凉了一半,日本亡国,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我第二个愿望是希望能有100个女人,这辈子,想我要你,得多出点力啊。」  「啊?!」女孩子再次叫出。  100个,可能吗?女孩儿头脑有点混乱,眼角溢出泪花儿来。                (七)  在医院里好无聊啊,女孩子倒来了几次,可两个人都只能过过干瘾,我好说歹说,告诉他们加护病房不会有其他人看见的,可她们借口却颇多,什么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啦,什么怕我伤口恶化啊!  哎,反正把我管得像戒了荤的猫,又只能和护士姐姐聊聊天(现在还是校园篇嘛)再呆下去都要成性冷淡,要去看心理医生了,真是晕死啊。好不容易结束了,所以说医院还是少去为妙!  回到学校已经是一个礼拜后的事情了,也就是再一个礼拜要国庆了,据说,我本来也有节目,现在看来是不行了,不过看现在恢复情况,运动会应该没事了吧,这方面我还是有点担心的。  文科班确实气势太盛,里面的美女比理科班的加总都多,随便一拉都是好节目,晶晶自己有古筝独奏,还要加紧时间排练小合唱,据说是S·H·E的劲爆歌曲《SUPER STAR》,也是3个美女组队的哦,其中两个是我的:晶晶和淑蓉啦(我也就这两个女孩儿)。  另外一个美女芳名张晓雯,可惜感觉不出她文在哪里,性格和ELLA很象的,不过说实话,比ELLA好看,人苹果脸,也是短发,真想捏一把,可平是大大咧咧的,真受不了她。  由于晶晶身兼两个项目,赶的很紧,放晚学后了还要排练,真的很辛苦啊,身为难友,当然要等咯,何况还有淑蓉呢!  「……U ARE MY SUPER STAR,BOY!」  等她们排完一遍,我走上前去,「谁是你们的超级巨星啊?」一边怜惜的捏了下淑蓉,又把晶晶搂在怀里,「累吗?宝贝?」  晶晶羞红了脸,摇摇头,推开我。  「怕什么啊,都自己人。」我一边说,一边把晶晶搂回,把淑蓉也拉进了怀抱。  「哟……把我当透明人啊,你们都是自己人,我可是超级电灯泡咯。」  一句话羞红了两个人的脸,急忙甩开了我的手,同时一致对外:「你喜欢的话,也可以成为自己人的啊!」在「自己人」三个字上加重音,害得张晓雯难得的满脸通红。  「那,谁是你们的超级巨星啊?」我喜欢感受属于自己的女孩儿对我的爱,因此又追问了句。  于是晶晶和淑蓉对望了下,又为我演绎了遍SUPER STAR,不过是对着我唱的,顿时让我感觉到「得此二女,夫复何求」的激动。  又用力地把我的女人圈在了我的臂腕里,「你们也是我的SUPER STAR啊!」  哎,真当我等三人陶醉于郎情妾意中时,一个杀风景的话传来,「你们3个也实在太肉麻了,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HO,看不下去你就别看咯。」  可女孩子就没我那么厚的脸皮了,挣脱我,「好了,好了,继续排练啦。」  看着3人默契的歌声,我不由心里冒出个念头:S·H·E三缺「E」不好过,她们是不是也不太好三缺「E」啊。  好不容易等到她们排练完,辞别了晓雯,3个人亲密的搂着走在一起。  「你们累了吧,我们先去找个地方休息下。」  听到我的话,两个女孩儿都脸通红,我一愣马上知道他们想错了,可她们没反对,我也就干脆来个将错就错咯。  于是,把两女带到了一家环境不错的招待所,没办法,欲望来了,本来我以为晶晶会有想法的,虽然我大妈在我住院期间也已经和她谈过,但她毕竟是「元配」,肯定会有想法的。  谁知道她竟然没表示反对,甚至在我现在提出要她和女孩儿一起陪我她都默认了,对她对我的情意,我不禁感到一丝羞愧,也让我要更好的对她!  进到房间后,她们两都尴尬无比,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这也难怪她们三,要和别的男的一起伺候一个男的,是她们以前从来想都不会想的事情,可现在竟要自己面临。  看着两人的表现,我知道等她们有所表示那是到天亮都不会有的了,于是,我坐到床上,把衣服脱光,只剩一条短裤。  在两女孩子害羞的责骂声中,向他们敞开了我的怀抱:「来吧,SUPERSTAR!」***********************************  听了一晚的SUPER STAR,赶了一晚的贴,难免产生感情,就顺便写到了文章当中去了。***********************************                (八)  两个女孩儿万般羞涩的走了过来,看着女孩儿的娇媚,看着女孩儿娇润的脸盘那抹嫣红,想到她们都是我的,而且将一起服侍我,那种骄傲的感觉真TMD 爽。  我一把拽过她们两个,一起倒在床上,听着她们如雷的心跳声,感受着她们扑面而来的鼻息,再也忍受不了,也不想忍受,把两个女孩儿外衣脱下,又扯下她们的裤子,只剩下最贴身的内衣裤了。  我把视线盯在了她们的身子,白色的胸罩,小小的乳头不经意的顶出两个小包,乳房随着剧烈的呼吸而上下起伏着,想要脱困而出;再把视线转到了下面:我的眼前是白色的三角裤,白色印花内裤中间深深包箍着突起的阴埠。  猛然我嗅到了少女特有的体香,搀杂着一点点汗味,我一下埋下头去,啃上了晶晶已经浸湿的地带,顺着肉缝开始来回用鼻子磨蹭着,女性特有的发情的味道冲击着我,说不出的诱惑……  抬头见淑蓉满脸通红,微微低着头轻咬着嘴唇,感觉到冷落了她,我把右手腾出,直接伸进她的内裤开始来回摩擦。  「喜欢我这样对你们吗?」两女孩儿听到我的问话,娇羞万分,但还是点了下头,「那你们平时想我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安抚自己,还是有其他的自慰方式啊?」我都感觉自己有点恬不知耻了,但还是压抑不了冲动问了出来,她们是我的,所有的秘密包括女孩子最害羞的秘密我都想知道!  「你,哼,人家才不像你那么色,就想这些事情。」  「就是,你别臭美了,谁会想你啊。」  「真的不想我啊,其实也不能怪你们,我实在太过分了,你们不喜欢我是正常的。」我一连真诚的说道。  「你,你明明知道人家心里都是你的啦,我们都愿意一起陪你了,你还这么说。」晶晶立马辩解道。  哈,上钩了,我心里得意,「那还说不想我啊。」  「想是想啦,可人家很少会去抠那里的,真是的。」  「嗯,我也很少自慰的,和晶晶姐差不多。」淑蓉也接口道。  「哦,其实你们想我想到要自慰我会更开心的,你们是我的,当然可以幻想和我干那事咯。」  「切,去你的。」  我再次把女孩儿扑倒在身下,要开始了,要不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  我先把自己的内裤也脱掉,把她们的手引导到我勃起的阴茎上,其实我感觉自己的不是很大,14到15公分左右,看那些情色小说都有点自卑了,也不是像A 片里那么夸张的粗,可女孩儿的手感觉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看到她们虽不是第一次还是有点惊讶的感觉,我心里不觉有点骄傲。  不知道是由于紧张还是怎么回事,晶晶握的很紧,手掌也发烫,而淑蓉则捏着我的卵袋,好象很有趣的搓着里面的卵球。晶晶开始用指面轻点我的龟头,我感觉身体要炸开了似的。  两女孩儿也开始难以忍受,开始把空着的手伸进各自的内裤里,开始抠了起来,偶尔还能听到她们手指爱抚私处所发出的「吧唧、吧唧」的水泽声,我再也忍受不住,躺了下去,「来,淑蓉,你骑上来。」看着晶晶委屈的都快流泪,我知道她以为我冷落她,「傻丫头,你骑到我脸上,让我帮你舔下你的美穴。」  「嗯。」两女孩儿已经欲火中烧,又不是第一次,虽害羞,但还是依我的话骑了上来。  这样虽有双重享受,可由于自己不能做主导,我真有点英雄无用武之地,看来基督教把做爱方式定为传统男上女下是有道理的,这样男的更有征服感。  我不时把下身狠狠的冲顶一下,可由于上面也坐个女的,要一心两用,真不是简单的事,看来要逐一摆平了。只能用力的挺动下身,伴随淑蓉的挺动,同时用力的效果就是枪枪到底,枪枪致命,她里面感觉都要被捣烂了,终于她呼吸一紧,猛地抽搐了几下,阴精伴随着汩汩浪水喷薄而出,然后瘫倒在一旁。  我把淑蓉扶开,把晶晶按在身下,把她两腿推至她的腋下腰侧,极力分开,肉棒磨了她裂开的肉缝几下,猛呼口气,沉下身去,随着她兴奋抖动的小屁股,抽插起来。  每一下的挺入,每一下的抽动,都伴随着她的娇哼声,让我欲焰暴涨。开始用力的鼓捣起来,次次深入浅出,带动着她粉红嫩肉的翻进翻出,不时用龟头研磨她的花心。不知几许辰光,终于到了极点,我一下冲刺,猛哼声,洒脱而出,身下的女孩儿花心被灌,一下也到了顶点。  和女孩儿小聊了会体己的话语,你侬我侬,可惜辰光苦短,再不回去不好交代,只能穿戴整齐,出了旅馆。  「其实我妈知道了上次你对我那样,本来要报警,可谁叫人家喜欢上你呢,她要我转告你,可不能负了人家哦。」在和淑蓉告别时,她如是跟我说。  而在送晶晶到家门前时,她竟邀请我进去坐坐,我赶忙说:「这样不好吧,你父母……」  「你还说,我吃的药被我妈妈看见了,他们知道我们的事了,你要对不起我,哼,你死定了!」哎,真没想到如此娇柔的女孩儿会说出这等恐吓话语,可她也太不小心了,都怪自己,不喜欢用套,只能服药咯,哎……  心事万般的回到家,不顾林素馨的幽怨眼神,径自向浴室走去。  「啪」,浴室门打开,里面走出个千娇百媚的女孩儿,原来是我异父异母的妹妹,她是随五妈一起来到我家的。  「哥,洗澡啊。」  看着刚沐浴完的小美人儿,不禁感叹,时光飞逝,曾几何时的黄毛丫头变成大美女了,她其实就比我小一岁,就在我学校读高一,可一直只当她妹妹,还真没怎么注意她的变化啊。  看着我盯着她出了神,她不由娇羞的红了脸,「哥,你洗澡吧,我去温习功课咯,待会见。」  「哦,好的。」我回过神,看着女孩儿伴着阵香风飘开。  推开浴室门,里面还残留着女孩儿留下的香味,肯定是幻觉,我不由摇了摇头,开始享受温浴了。                (九)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一边唱着歌,一边享受全身放松的感觉,真爽啊!  整理好,走出门外,妹妹老早等在那了,「哥,问你个题目,嗯,这道函数题我想了半天了……」她拿着本子,匍匐在桌上。  「哦,让我看看,」我走过去,一会儿我的视线就被女孩儿的隆起所吸引,猛的咽了下口水。  妹妹感觉到我的灼热的视线,娇羞的喊道:「哥,你在看哪里啊!」  「哦,」虽然我脸皮够厚,还是脸红耳赤,「其实这道题可以这样嘛……」  幸亏我机警,数学又超强,把她的注意力转移了过来。  解完题,开始聊起天来,「哥,素馨姐真的快被你逼疯了,我经常听到她一个人躲在房间哭。真的好可怜啊!」  「别提她了,我可不想和你吵。」  「哥,你还不愿意原谅她吗?可你那么说,分明还在乎她啊!」  「算了,我已经懒得理你这问题了。好,准备去吃饭了。」  「哦……」  饭桌上,「叔叔,哥在学校很受欢迎哦,我们班有好几个喜欢他呢。」妹妹叫老爸为叔叔的。  「是啊,表哥好受欢迎啊。」那是小妈的侄女,她父母都在国外,寄住在我家,和妹妹同岁,也在我学校读高一了,叫张薇;哦,忘了介绍妹妹了,她跟五妈姓,叫罗宜敏。  「哦,是吗?不过我年轻时候可比他有魅力多了。」说罢作出遥想公谨当年的样子,他对家里的女性都蛮客气的,而家里除了他自己,就我一个男性了,昏啊!  「切,老不羞。」大妈笑骂,其余几位也开始「谴责」起来。  我赶忙落井下石,「爸,你应该记住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的话又引来一片笑声。  在一片笑骂声中,晚饭结束了。  照例大家在一起聊起天来,一般都是聊会天再各忙各的。不过都是小的归小的,大的归大的。  我和三个女孩子聊了起来(妹妹,表妹还有素馨)。  「今天心情好,让你们猜谜,咋样?」  「好啊,好啊。」两个妹妹踊跃支持,而林素馨则没讲话。  「嗯,第一题,发言不带演讲稿,打个体育项目。」  才一会儿的时间,表妹张薇就想到了答案:「空手道吧。」  「嗯,不错,不过第二个就没那么简单了,是个字谜,『中间一个十,四周全围拢』。」我顿了下。  妹妹立马抢着道:「是田字嘛,这么简单。」  「哦,还有两句呢,『若把田字猜,不算是英雄』。哈!」  妹妹听到我接下来的两句,「气」得脸通红,「哥,你好坏啊。耍我嘛。」  「哈,谁叫你那么急着答的啊,快去想答案吧!」于是几个女孩子都开始想了起来,可惜过了半天,都没给出正确答案。看着她们绞尽脑汁的可爱样子,尤其妹妹那不服输的劲儿,我心里面不禁痒了起来。美人儿就是美人儿,连苦思的样儿都迷人。  看她小嘴嘟嘟,我不由笑道:「给你们个提示,是个繁体字,明天告诉你们答案,今天你们好好想想。下面的字谜是连在一起的字,『道士怀揣两个蛋,和尚腰系一根巾,虽是平常两个字,难倒各路英雄汉。」  她们又开始想了起来,可一会儿妹妹就吵道:「什么谜语啊,又是道士,又是和尚,纯粹胡扯,我不猜了。」  「别这样嘛,你仔细读下那几句话啊。」  「啊,我猜出来了,是『平常』两个字,对吧!」  「嗯,不错,还是薇薇聪明啊。」我赞许道。  「哼!」妹妹气呼呼的走了。我赶忙上去安慰了几句。  「表哥,你等下,我有事和你说。」  「哦,好的啊。」我听到薇薇叫我,就打住了脚步,「什么事啊。」  「表哥,我,我喜欢你。」  「啊……」昏!                (十)  「这个,呃。」我虽然脸皮厚,也感到非常尴尬。  「蔚蔚,其实我估计你对我的那种喜欢纯粹是对亲人的依靠。而不是真的喜欢我,你年纪还小,可能还不懂什么叫喜欢一个人,呃……」  「切,表哥,你当我真是小孩子啊,想唬我啊,我比你才小了一岁,真的,我是真的喜欢你哦,其实你那么优秀,学校喜欢你的女孩子很多啊。」  「哦,是吗?」我不禁有点得意,「可是没想到你也喜欢我,真是,呃,呵呵……」  「哪个少男不动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啊!我只不过喜欢表哥嘛,再说咱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啊。」  想不到蔚蔚平时那么腼腆,现在讲话却这样,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了,不过虽然我来者不拒,也得先把话挑明了,何况她是我的「好妹妹」呢。  「蔚蔚,可能你不清楚,我有好几个女孩子陪着我的,如果你当我的女朋友会很亏的,还是做妹妹好。」  「表哥,你是不是对我一点感觉也没有啊,那你直说啊,我没关系的。」  啊?!这女孩子。  「哎,你别误会,我们的蔚蔚清纯可爱,又是个大美人,是男的就喜欢,我只不过是怕你到时后悔,你现在还小嘛。」  「哦!真的吗?」女孩儿听到我的夸奖难免有点高兴!突然害羞起来,呢喃道:「人家不小了。」  「嗯,真的吗?呵呵……」  听到我不怀好意的笑声,她更加尴尬了,可没想到……她竟然牵起我的手盖上了她的突起,嗯,手感不错,不知道是不是实料,弹性一流啊。呀,我在干什么啊,就算饥渴也不能在自己家里这样对自己的表妹啊,被老头子知道了会死得很难看的。  我赶忙抽回手,尴尬道:「嗯,是不错了,咳咳……」  看到我的样子,表妹「呵」的一声笑了出来,害得我更加尴尬。     ***    ***    ***    ***  体育课。  由于马上运动会了,跑了两圈,就自由活动,不过有比赛项目的要加紧练习了。我由于还没有完全恢复,不适合大运动量练习,就做慢热,偶尔来几下爆发力练习和冲刺练习,可一会儿人也已经微见汗渍。  「呀!」操场边一声叫声,大家轰了过去,怎么回事?  靠近一看,原来林素馨不知道怎么回事,练习长跑时候竟然晕厥,她好友沈婉清看见了就叫了出来。  「快扶她去校医院。」老师也过来了,开始稳定现场。  「哪位男生背下她去医院。」老师还要上课,所以提出这样的要求。  「刷」的目光,原来目光真的可以发出响声,当众人都盯着你看的话,你可能会有和我一样的想法的。成为视线焦点的我,真的很不爽,我真的不想再沾这个女的了。  「我身体可能还没完全恢复,可能……」  可是群众的眼镜是雪亮的,我就象「现代陈世美」般被大家谴责着,不由感到有点恼火,我算什么呀,我,靠,反正我不会背她的!  可我不背,男生是没人会出头的!  「我背!晶晶,婉清,我们把她背过去。」真没想到是淑蓉,还拉了晶晶一起忤逆我的意思,真让人火气,可也不能真让她们背呀。  「算了,还是我来背吧!」  真是要被她们气死,我无奈的背起了昏厥的女孩子,感受她的胸部软肉顶在我的背上,马上气血上涌,真他妈的不赖,可惜已经被别的男的享用过了。又想起她在片子里那被操摇头呻吟的样子,不由火气起来。  想想对付那个男的计划,我已经要求老爸帮忙部署,并且决定我自己亲手对付那家伙,操,小样的,玩我的女人,还敲我的钱,老子养了13年拿来做老婆的女孩子被他拔了头筹,害得我要放她,想到这又不由怨恨起背上的女的来,真他妈的贱啊,这女的!  送到校医院,检查了下就得出了结论:「其实没什么,你那同学只是好象严重缺乏睡眠,营养也不足,不知道怎么回事,有必要和她家长沟通下。」  缺乏睡眠,营养不足!  我不由想起妹妹的话,「哥,素馨姐真的快被你逼疯了,我经常听到她一个人躲在房间哭。真的好可怜啊!」她平时吃饭都还可以,可最近的胃口确实非常糟糕,难怪会昏掉,可这样就原谅她也太窝囊了,咳。  「十年前的你多好啊,一天到晚跟着我,只有我保护你,五年前的你开始不理我,三年前就开始好象厌烦了,那时候的自己好傻啊,始终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讨厌我,其实我真够傻的,讨厌一个人需要理由吗?哈!」我对着昏迷的女孩子道,陪着过来的婉清正和医生在谈话呢。  等我懊恼的转过头去时,女孩儿脸上已经滚满了泪珠儿了。               【全文完】[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