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608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端倪   纸醉金迷,夜都市。   繁华看尽,入梦里。   在这个白天被金融风云所包围的城市,夜晚有些人显得格外孤独,有些人显 得却是那么多姿多彩。小弟叫薛海,普通家庭普通人士,普通的人生却遇见了一 个不普通的女孩。   那个女孩,当然就是我的女友。庄小馨,端庄、温馨。怎么听都是一个贤良 淑德顺便气质还不错的家庭女一号。可惜,我家的馨儿,骨子里却一直流露着一 种我所触碰不到的本性。   馨儿今年22岁,在我之前的大学时期交过一个男朋友,不到半年时间,把 还是青春懵懂的她骗上了廉价宾馆的双人床。她的前男友其实是有一个女朋友的, 跟馨儿在一起完全也是觉得馨儿人长得不错,胸部又大,单纯好骗。结果不单单 骗到了,还得到了馨儿的处女之身。   这件事给馨儿的创伤挺大的,大的不是她的初夜被人骗了。而是她的室友们 告诉她,其实嘛,女人一生多多少少会遇见十个八个的坏男人,所以不要太在意。 换一个心情去骗骗其他男人,人生就会公平许多。这样的人生价值观,灌输到一 个刚被伤害的单纯少女身上,真的就是膏药一样,贴上了就不容易撕下来了,撕 下来也会有痕迹。   所以当初大学毕业后在一起偶然的朋友聚会里认识了馨儿,也是花费了非常 多的力气才追到。因为她根本不相信有好男人,弄得我一个只能IT的笨头男有 过无数次想放弃追求她的想法。不过还好,现在终于是在一起了。   跟女友交往了半年的样子,除了周末陪她逛街,看电影以外,平时我喜欢玩 一些网络游戏,打怪的竞技的,男孩子嘛,我也不挑。女友平时呢,喜欢跟几个 好朋友一起出去闲逛,或者在江边的小酒吧坐坐。女友平时的性情非常文静和温 柔,回家也会在十二点之前,再加上会有其他女孩子在一起,所以我也比较放心 的在家里玩游戏等她。   今天原本还是和往常一样的准备在家里玩玩刚上手的一款网络游戏,可是网 络非常不争气的断气了,通信公司正常积极的抢救,但今天估计是没希望了。正 在郁闷今天晚上是不是要被迫的玩一些不喜欢的单机游戏时,女友穿着一个粉色 的吊带衫进入我的视线,34C的胸,骄傲的挺立着,性感的翘臀更是毫无顾忌 的在展示着自己。   「宝贝!」我的内心是汹涌的,反正没游戏玩,自己有女友呢,先玩玩女友 再说。叫了女友一声之后,我一个健步上前,公主抱,再丢上沙发,一套动作一 气呵成。   「干什么,亲爱的?」女友咬着下嘴唇,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我的内心已 经融化。   「你今天穿的太漂亮了,我忍不住,想亲热亲热。」   说完,我就直接扑了上去。左手抚胸,右手捏臀,一张嘴在女友的脖子和锁 骨间不停的游走。   「别……亲爱的……我受不了了……我也想要,可是……可是」女友发出了 急促的呼吸声,两只手有力无力的试图推开我。   「可是什么?」   「安妮和莎莎都在楼下等我,等我回来再继续,好吗?」女友终于使足了力 气,用双手撑着我,让我的嘴和手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安妮和莎莎是女友的好闺蜜,从大学时期就认识了。一个男朋友想存活的够 久,就必须得讨好女朋友的闺蜜,这个道理我一直记得。我只好不情愿的坐了起 来,但是看着女友的样子,和今天的打扮,我实在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宝贝老婆,你们今天是去逛街还是看电影还是什么?」   「去酒吧,莎莎说来了一个新DJ,超级帅,我也想去看看。」   这原来是要去看帅哥啊,好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游戏也玩不了,嘿嘿。   「我可以跟着一起去看看好吗,我们交往这么久,我还没陪你去过酒吧呢。」   「这……可是安妮和莎莎都在,会不会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我去保护你们三个女生,求求你了。我就想陪陪你,然后 无时无刻关注你美丽的容颜。」   「好吧,乖。」女友经不住夸,回了我一个甜蜜的笑容,一个热热的香吻。   因为自己本身不是太擅长交际,也不是很会和女孩子交流,所以从来没有参 加过女友的闺蜜聚会,哪怕是简单的一起吃个饭,用一只手的手指也能数出来。   所以下楼后,女友的两个闺蜜看到我也要跟着去,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四个人叫了出租车往酒吧的地方开去。   这里是S市出名的酒吧一条街,坐落在江边。夜晚,享受着这个城市的夜景 独宠,霓虹的闪耀。不时,飘来一股微风,夹杂着各式的香水味,这里代表着夜 文化,也是这个城市青年男女忘情买醉的首选。   三个女孩熟门熟路的走到一个酒吧,门口挂着酒吧的名字:OneDanc e。看来这里最吸引女友的就是跳舞了吧,谁让她以前差点因为喜欢跳舞去考舞 蹈专业呢。进去之后,因为才八点,人并不多。我们坐在一个角落里,玩着划拳 猜骰子的游戏。   九点过,人稀稀疏疏的都来了,都是一些帅哥美女,颜值颇高。而这时中央 的舞池也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原本对着中央舞池的大灯也关掉了,代替的是一 闪一黑的镭射灯,气氛非常的好。就连我这个平时不进酒吧的人,也在被带动着。   安妮和莎莎两个女孩已经迫不及待的挤进舞池,跟着音乐的节奏,摇摆着自 己的身躯。而女友还在旁边陪着我,原本我来只是自己无聊,真不愿意女友因为 怕我一个人无聊就不去玩,这样我真罪过了。   「宝贝,你也去玩吧。」   「算了,今天人太多了,我还是陪你吧。」   「别,听话,快去玩,出来了就玩高兴,我在这里看你们跳舞挺好的。」   「要不,你也一起?」   「算了,我不会,跳得张牙舞爪的,多丢人,呵呵。你去玩吧,你看她们两 个跳得多嗨。」   「好吧,那我去了。如果你困了就躺这休息会吧。不要到处乱走,小心丢了。」 女友终于还是被我劝去跳舞了,临走前又是一个温暖的香吻,让我格外的幸福。   看着舞池的男男女女,听着DJ魔性的节拍,我浑身也在东摇西拽的。可是,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我现在女友她们已经被淹没在人海里。舞池里的人实在太多, 而且灯光是一闪一闪的,根本看不到。扫视了两个来回,我便放弃了。   在漫长的快节奏音乐结束后,DJ换了一首速度并不快的歌,舞池里的人们 也跟着魔一样慢慢的各自摇摆着。而先前一闪一闪的镭射灯也跟节奏一样,并没 有再那么快速的闪动。于是,我在人海里找到了女友。但是眼里的一幕,却让我 凝固了。   女友背靠着一个穿着非常潮的男人身上,比女友高出大半个头。女友头仰在 男人的肩膀上,双手绕后,抱着男人的臀部。而男人的动作更让我冒火,头埋着 女友的脖子里亲吻,左手扶着女友的小蛮腰,右手从女友的吊带底端伸入,而女 友的右胸处也明显的凸出一只手掌的厚度。两个人忘情的缠绵着,相互的抚摸着 对方。   这个时候的我,呼吸有点困难,脑子里一片狼藉。我不知道自己是该上去, 抽女友和那男人两巴掌,还是继续坐在这里等女友回来再质问。进退两难的我, 就这么几乎屏着呼吸看了五分钟。舞池里的这两人也丝毫没有顾忌身边的其他人, 因为里面的年轻男女大多和他们一样都在缠绵着跳舞。   这时莎莎从舞池回来,还带着一个男的。通红的脸,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   女友和那男的在舞池里已经开始热情的亲吻,我的眼睛更是直勾勾的盯着他 们,但眼神说不上怨恨,也谈不上愤怒,因为我的下体莫名其妙的硬了。   莎莎从我的视线顺着看过去,捂着嘴,立马跑到舞池里拉开了女友,然后跟 女友说什么了,女友和她看了看我的方向。女友跟那男的说了什么,然后埋着头 跟着莎莎往座位上走来。   看着女友一步一步的走过来,我心里没有愤怒,也没有责怪的意思。这时的 我,更多的是自责。我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女友和其他男人如此亲热的举动,我 的下体为什么会硬。我简直无地自容,我怎么会这么无耻,这么变态。   女友坐着我身边,先喝了一口酒,然后示意莎莎和她的男伴回避一下,然后 看着我。但是我这时还在质疑自己,在内心深深的审问自己。根本没有回应女友 的眼神,而女友以为我生气了,拉着我的双手,靠进我的怀里。   因为下面还是硬的,我怕女友发现,然后把女友拉起来坐好,牵着她的手避 免摸到我无耻的下体。然后缓了缓心情,温柔的问道:   「怎么了,宝贝?」   「刚才你看到了?你生气了吗?」   「看到什么?不就是跳舞吗?有什么好生气的。」我昧着良心,只是因为我 知道我的行为比她更加的不可原谅。而且,这关乎到我这个人的尊严问题。   「可是,我被人吃了豆腐啊,你都不生气吗?」女友一脸不相信的样子看着 我,眨了眨她的大眼睛,让我更是不愿意再追究刚才的事情。   「就是跳舞稍微亲热了点而已嘛,你开心就好了。」我勉强着自己,借助着 室内昏暗的灯光,回了女友一个温暖的微笑。   「你又知道我开心了?」   「你不开心,就不是这个态度跟我说话了。如果你不开心,就会让我去收拾 别人吧。笨蛋。」忍不住亲了女友的脸蛋,但我亲吻的瞬间似乎闻到了其他男人 恶心的口水味。下体,更硬了。   女友对着我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拿着酒杯看着舞池。   一瞬间,我陷入了一个自我纠结的道德旋涡。我看过绿帽癖的文章,我也看 过乱伦的偷情的制服的师生的,但我都是当做那晚手枪的素材。我从未想过,我 会是文章中的一角,也从来没想过,自己可能是绿帽癖。但是,我下体的反应给 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抽醒了我。   从看到女友和其他男人亲密的动作开始,我就没有愤怒过,我更多的是紧张 的呼吸不过来。原本我以为自己是被气的,但现在想想,这不就是兴奋吗?越想, 心里越是复杂,这种感觉太恐怖了,甚至有点不敢面对自己。   「亲爱的,你在想什么呢?」女友发现我一个人在沉思,立马过来打断我, 生怕我因为刚才的事情而生气。   「没什么没什么,嘿嘿。我在想平时你们在酒吧也是这么玩的吗?」   「这……这个……肯定不是啊,怎么可能嘛。都是因为刚才喝了酒。」   女友有点紧张,有点支支吾吾的。其实我知道女友在撒谎,怕我生气。今天 喝了酒就这样,说得像是以前都没有喝酒一样,呵呵。当然我不会继续追问,免 得女友难堪。   「那宝贝,你还去跳会舞吗?我还想看。」我笑眯眯的看着女友,但原本经 过自责后慢慢软下的下体又再次开始变硬。   「还去?你说真的吗?你真不会生气?」女友非常的惊讶的看着我,一副看 世界奇观的表情。   「是啦是啦,真的让你去。我喜欢看你跳舞骚骚的样子,平时你可不是这样。」 我用一只手略微的挡住裆部,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副很期待的样子。   「好吧,那我再去跳一会,可是你说了不会生气的噢。」女友试探性的再次 问我,得到我肯定的回答之后,女友用刚才和其他男人舌吻的嘴,习惯性的亲了 我一下。   女友离开座位后,边走边回头看我,确认我真的没有生气。然后开心的进入 舞池,跟着帅气DJ的节奏,进入状态。   过了几分钟,女友站到人群边缘,一脸无辜的看着我。女友看到我一脸的疑 问,然后怯怯的指了指远处的一座人,刚才和女友跳舞的男人赫然在其中。我明 白了她的意思,她在请示我。我微笑的点了点头,女友开心的走了过去。   女友到了那座人面前,首先引起了那座男人的轰动,然后刚才跳舞的那男人 立马起身,牵着女友的手,往舞池走去。一边走,女友悄悄的跟他说着什么。他 看向了我,然后对着我点点头。虽然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也回了一个点头。应 该是感谢我让女友和他跳如此亲密的骚舞吧。   虽然舞池人群的涌动,我并不能时刻的关注到女友。偶然间看到,依然是女 友被那男人各种抚摸和亲吻。下体还是无耻的站立着,我突然有一种想去厕所打 飞机的冲动。但是又舍不得错过舞池里一些精彩的片段。   过了一会,他们应该是跳累了,女友想回座位来,那男的却拉着女友到他们 那边去坐。女友看了看我,我立马转过头,假装没看见。我再看过去的时候,女 友已经在那群人中间坐下,和他们喝酒聊天。在过程里,女友一直被那男人搂着, 根本就是一对情侣的样子。   馨儿几杯下肚,准备起身,但好像有点站不稳了。那男人立马过去搀扶,尽 心尽责的做到一个护花使者的角色。看他们走向卫生间,我也迫不及待的起身。   匆匆赶过去。   这里的卫生间是共用设计,一人一间,男女通用。外面是一个很大的洗手台, 而洗手台旁边站满了相互拥吻的男女,而安妮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也在其中。   卫生间大概有20间,非常充足,基本不用怎么排队。我看见女友进了一个 单间正准备关门,那男的用手挡住,也进去了。他们关上门后,我发现从外面什 么都看不到,下面也几乎是封死的。正在焦急的时候,旁边的厕所门打开了,莎 莎和刚才男的走了出来,莎莎一脸的陶醉,男的看见我示意的点了点头,而莎莎 根本没注意到我。我立马进了他们腾出来的卫生间。   里面是马桶设计,很宽,空间很足。地上散落一两个避孕套,而角落的垃圾 筐里更是丢满了纸巾和避孕套。看到这些,我心里更是着急,踩着马桶,试图从 上面看过去。   估计是因为酒吧当初的设计就是为了让更多年轻人可以在厕所寻欢,不被别 人偷窥。厕所相间的隔墙很高,大概一个拳头的空隙,根本无法支持我把头伸过 去。   不过刚好,女友面对着我这个方向,背靠着隔墙站立着。而那男的正蹲下, 从下面舔着女友的小穴。女友上身的吊带已经被脱掉,坚挺的胸部毫无遮挡的在 炫耀自己。两只手按住男人的头,享受着他的吸吮。   「别这样了……我男朋友还在等我……你别……啊……」馨儿嘴上抗拒着男 人的进一步侵犯,但手上根本没有动作去阻止。   男人这时起身,用嘴去含住女友粉嫩的乳头,另外一边也被他的大手捏住。   女友依然抱着男人的头,嘴上断断续续的抗拒着。   那男的把女友放在了马桶上坐着,自己站立着,让女友给他口交。而这个角 度我已经无法看到,只能把耳朵放在那个空隙,听见原本就说不清话的女友,更 是只能嗯嗯呜呜。   这时的我内心非常挣扎,我虽然初步怀疑自己有绿帽癖,而且看见女友被别 人亲抚,亲吻甚至口交,我都很兴奋。但是我还没有作好女友被插入的准备啊, 实在太突然了。   「不要……求求你……你不能进来……呜呜呜」突然听见女友求他的声音, 我知道不好了,我的女友要被这个陌生男人给插入了。这时理智战胜了所有的兴 奋,我跳下马桶,打开门。   厕所里其他人都看着我疯狂的敲打隔壁的厕所门,「馨儿,是你在里面吗?   快开门。我们回家了!「   里面有类似挣扎的声音,然后厕所门打开,馨儿无力的坐在门口,全身赤裸。 那男的从里面飞快的冲出来,推开我,往外面跑掉。   厕所里一些男的看着馨儿的胸部吹着各种口哨和呼喊,我反应过来后,立即 进了厕所,把门关上。把馨儿扶到马桶上坐着,抱着她。   「呜呜……老公……他刚才想欺负我……」馨儿带着哭腔,听的我心里非常 难过。   「没事了没事了,他已经走了。乖哈,老公帮你把衣服穿好。」   馨儿的内裤已经被脱至脚环处,刚才如果我不及时阻止,可能馨儿已经被他 操了,也许已经操了几下。想到这里,心里还是有一些兴奋,甚至根本没有想过 要去找刚才那男人的麻烦。   给馨儿的两个闺蜜发了简讯,说我们先回去了。带着半醉的馨儿,叫了出租 车。   今天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也太快,甚至让自己都有点跟不上节奏。馨儿 平时并不是舞池那样的,甚至不喜欢和男人说话。难道这就是传说中迂回性的潜 意识心理,闷骚?那我看见女友被别人占便宜,甚至给其他男人口交,而下体勃 起。难道着就是传说中有违人伦的变态心理,绿帽癖?   此时的我,降下一点车窗,吹着风,进入了沉思。                (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