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50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塞翁失马  在郑哥的带领下,我和筱夕来到了距离住处不远的一家饭店,饭店规模不大,不过装修倒是不错,让人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随后,在一间包厢里,我们见到了早早在里面等待着的曹正杨。  四人落座后没有多久,饭菜就上桌了,想必是郑哥和曹正杨早早点好了菜。  琳琅满目的海鲜,看的筱夕是口水直流,不过因为有郑哥和曹正杨在场,所以我知道,这个小吃货现在绝对是在极力保持着自己的形象,没有像往常与我私下在一起时的那样,直接狼吞虎咽呢,哈哈。  几口美味下肚,在边吃边聊中,郑哥把放在一旁桌子上的酒水拿上了桌。  「来,这一杯呢,我敬小叶和筱夕你们两个,庆祝我们有缘能够相识,哈哈。」说话间,我和筱夕面前的酒杯,已经被郑哥满上了。  庆祝与我和筱夕两人的相识?呵呵,恐怕姓郑的你心里就只有筱夕一个人而已吧?  虽然心里如此想着,可表面上我并没有表现出丝毫异样,与筱夕共同起身,端起酒杯喝光了杯子里的酒,当然了,筱夕就只是轻轻抿了一口而已,饶是如此,她的脸颊也是已经有些红扑扑的了。  「呵呵,小叶你好酒量啊,来,再满上!」  「哪里,让郑哥你见笑了,我喝酒比较急,可实际上却喝不多,用不了几杯就会醉的。」  听到我说的话,郑哥的眼神中似乎瞬间透露出一道喜色,虽然是一闪而过,但还是被我捕捉到了,这个家伙,想必心中十分期待我早早醉倒吧。  再次被满上的酒杯,我可没有真的急着去喝,毕竟我可不想真的喝醉,要不然,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筱夕很可能与这两个男人发生的一切事情,我可就全都没有眼福看到了。  随便找了个话题,我们三个男人就在饭桌上扯了起来,筱夕则是坐在我的身边静静地吃着菜,听到我们说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她便会跟着轻笑几声,配着她身上那件漂亮的蓝色连衣裙,给人一种乖巧文静的感觉,不知道她的这般神态,是否会引诱的郑哥和曹正杨更加难以把持呢?  时间在我们的吃喝聊天中很快流逝,转眼间一个小时过去了,我已经喝了不少的酒,此时正故意表现出些许醉态,看似昏沉沉的几乎仰躺在了椅子上,目光更是飘飘忽忽,一副喝多了几乎快要睡着的样子,可实际上,我却一直在暗自观察着郑哥与曹正杨的举动。  「不好意思呀,郑哥,正杨,我先去一下洗手间,你们继续聊。」  坐在我身边的筱夕,这个时候突然起身,与对面的两人打过招呼,然后回过头冲我微微点头示意之后,向着包厢外走去,看来几杯酒下肚的她,已经感觉有些不适了,脚步也是有些发飘,不过此时的我已经表现出了醉态,自然也是不好再突然恢复清醒的扶着她去,一时间,我的心里略有些担心。  「刚好,我也想去洗手间,我陪你一起去吧筱夕,正杨,你先继续陪着小叶好好吃着喝着啊。」  还没等筱夕走到门口,郑哥一脸笑容地急忙起身,目光中已经明显表露出来的期待与兴奋,尽入我的眼底,看来这个老色狼等不及要出动了。  在我和曹正杨的注视中,郑哥看似出于关心目的的扶着筱夕出了包厢,筱夕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抗拒,恐怕在那男女共用的洗手间里,筱夕就会被郑哥这个老色狼给搞到手了吧?  看到筱夕被郑哥带出门,此刻在心里感到着急的,想必不只是我,还有面前的这个曹正杨吧?只不过与我的期待不同,在他心里充斥着更多的,貌似是伤心的情绪?  「叶玄,来,我们再喝一杯吧。」  依依不舍的从门口的方向收回了目光,曹正杨脸色有些忧郁的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冲我示意一下之后,也不在乎我有没有回应他,便自己仰头将杯子中的酒尽数倒进了嘴中,那样的神态,仿佛一个失恋后喝醉的小男生似的。  看到他此时的神态,以及刚刚盯着筱夕与郑哥离开的背影时,脸上羡慕与嫉妒的神色并存,我一时感到有些无语,话说筱夕可是我的女友,我都还没有伤心或者生气,他们这两个外人反倒先互相吃上醋了?真是有够可笑的。  心里有些无语,可现在却也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目前的情况是,如果筱夕真的在洗手间里被郑哥给上了,那我可是什么都看不到甚至听不到呀!这对于我想亲眼看到筱夕被其他男人奸淫的淫妻心理来说,可是十足的煎熬与遗憾呀!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此时我的心头,百感交集,没有想到,还没等我完全装醉晕倒,筱夕就极有可能要和郑哥在外面的洗手间里发生关系了,这确实是我没有预料到的,原本我以为,郑哥会在我醉倒之后,和曹正杨一起在这个包厢里上了筱夕,那样我便可以在旁偷看到一切,可哪里会想到,筱夕突然要去洗手间,这可刚好给了郑哥机会,而且直接把曹正杨丢在了这里看住我,他还真是个过河拆桥的家伙啊!  心中焦急的同时,我仰躺在椅子上装醉的姿势也有些待不住了,慢慢向上移动,略微坐起了些身子,好在曹正杨此刻好像陷入了一个人的世界里似的,低低的垂下头,根本没有注意到我的动作。  只不过,即使我坐起来不会被注意到,可是如果我起身出门的话,他是肯定会发现的呀,这可怎么办是好呢?难道就这样白白让姓郑的把筱夕给上了?那我岂不是什么情况都没有看到?  可是,就算再怎么感到遗憾可惜,此时的我,也确确实实没有办法出去偷看的,唉……看来,今晚是真的要白白便宜了那个郑哥了,在心里暗叹一声,然而在无计可施的状况下,我也只好认命了。  几分钟过去了,筱夕与郑哥还没回来,就在我认为筱夕此时应该已经被郑哥插入身体了的时候,包厢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随着门被推开发出的声音,我和曹正杨同时向门口的方向望去,只见筱夕和郑哥先后从外面走了进来,脸色看起来都有些古怪,而在两人的身后,紧跟着又走进来一名年轻帅气的陌生男人。  「筱夕,这两个人哪个是你的男友?」  筱夕和郑哥进门后,站在饭桌旁一直没有说话,倒是最后进来的陌生男人先开口了,而他说话的语气,听上去像是有些生气的质问筱夕一般,我的心里,莫名的产生了一丝不安。  「是他,表哥,他叫阿玄,是我的男友。」  说话间,站在我身旁的筱夕,用手指了一下此时正处于发愣状态的我,而她口中对那个陌生男人的称呼,瞬间印证了我心里不安的由来,果然,这家伙是筱夕的亲人!  随着筱夕的话音落下,表哥的目光,直直的向我看来,其中看似夹杂着不小的怒意,使我莫名的有些心虚,不敢直视他表哥的眼睛,赶紧假装醉态,微闭着眼睛歪过脑袋不去看他。  难道,如我心中所猜想的那样,刚刚筱夕在外面与郑哥搞到一起的时候,恰巧被她的表哥给发现了?  「扶他站起来,我送你们回去。」  片刻之后,就在我感觉自己快要在表哥的目光中原形毕露的时候,表哥再一次开口,然后头也不回地率先走出了包厢。  「阿玄,我们走吧,等回去了我再跟你解释。」  没有开口回应筱夕,我依然假装喝醉了的样子,眼皮几乎合在一起,像是快要睡过去了似的,任由筱夕略微费力的从椅子上拉起了我的身体,然后扶着我准备离开。  「郑哥,刚刚,实在是不好意思,那我和阿玄就先回去了,我们下次再聚吧。」  当我和筱夕走到郑哥身边时,筱夕低着头,红着脸低声的与郑哥之间的对话,让我更加确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不不不,是我酒喝多了失礼了,你表哥做的没错,还希望筱夕你别怪我才是。」  筱夕没有再说什么,冲着郑哥微微点头,又转头对曹正杨道别之后,扶着我略显蹒跚的步伐,走出了包厢。  包厢外,筱夕的表哥正一脸严肃的站在外面,看到我和筱夕出来,迟疑了两秒钟之后,还是走上前来,从筱夕的手中接过了我,二话不说的扶着我向外面走去。  此时,我是真后悔刚刚装醉了!猜想到刚刚筱夕的表哥很可能是看到了筱夕被郑哥侵犯的一幕,而我身为筱夕的正牌男友,不仅没在那个时候保护好筱夕,更是那么没用的半躺在包厢的椅子上喝醉了!所以说,筱夕的表哥现在肯定是要多看不上我就有多看不上我吧?而我此刻还在被他扶着,我的天呐,我真恨不得现在真的醉晕过去算了!  好在住处距离饭馆不远,没几分钟,我们便回到了住处,可就是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在我感觉就像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当我一头倒在房间的床上时,仿佛终于解脱了一般,紧闭着眼睛,也不理会身后的筱夕和她的表哥,直接假装昏睡了过去。  「筱夕,几年没见,你还真是长大了,连男朋友都有了,不过这找男朋友的眼光,看来真是不怎么样呀。」  房间里,响起了筱夕表哥的声音,听到他说出的明显是在嘲讽我的话,让我感觉是那么的刺耳,可是,我又无可奈何,只能说是自作自受。  「哎呀,表哥,你胡说什么呢,阿玄他平时不是这么容易喝醉的,肯定是那个家伙给他下药了。」  听到筱夕为了帮我开脱,直接把我喝醉的原因推到了郑哥他们身上,我的心里暖洋洋的,可惜,她的表哥似乎并不吃这一套。  「呵呵,还不都一样,连自己的女朋友都保护不好,让别的男人占尽了便宜,就算是被人下了药,那也还是说明他没有能力。」  「表哥!好啦,别说了嘛。」  听到表哥这么直接的贬低我,知道我此刻是在装醉的筱夕,应该也是担心我听到这些话会难过吧,声音有些微怒的制止了她的表哥继续说下去。  「好吧,不说他了,不过,筱夕,你这是准备在大学这几年的时间里,都和这个小子同居住在一起?」  表哥的问题,使我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心想这可要糟糕了,她表哥不会反对吧?虽然表哥并非父母一类的长辈那样,管的比较多,可是,我之前有听筱夕多次提起过她的表哥,很是受筱夕父母的喜欢,如果,她表哥把今晚这事告诉筱夕父母的话,恐怕,不光我们同居的事情不可能了,就是我和筱夕继续交往下去,都有不小的困难。  「我……」  筱夕显然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支支吾吾的,一时没有答复表哥的问题,心中应该也是考虑到了什么。  「那个,表哥,今晚的事,你不会跟我爸妈说的吧?」  紧接着,筱夕的话锋突然一转,不回答表哥的问题,反而询问起她的表哥,而我更是竖起了耳朵,紧张的听着她表哥的回答。  「好啦,看你那个样子,我当然不会告诉他们的好吗,再怎么说我也是向着你这个表妹的,真是的,在你心里就把表哥想的这么坏呀。」  「耶!谢谢表哥啦,我就知道表哥你最好了,我才没有把表哥你想成坏人呢,嘿嘿。」  听声音,筱夕似乎欢呼着扑进了她表哥的怀里,想必她是真的很开心,我同样更是在心里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毕竟我可不想与心爱的女友在接下来的爱情道路上,遇到她家人的阻挠。  随后,表哥与筱夕又继续闲聊了一会儿,没过多久,表哥终于道别离开了,而我也总算可以不再继续装醉,慢悠悠的从床上坐起来,目光幽怨地看着刚刚出门送表哥离开后回来的筱夕。  「怎么啦,我的笨蛋老公?」  筱夕看到我的模样,嬉笑着扑上床,头靠在我的双腿上,仰着脑袋,一双大眼睛可爱的看着我。  「筱夕,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呀,是被你表哥撞见你和郑哥的事了对吗?」  「嗯……算是吧,不过还好啦,只是郑哥那时候在抱着我而已,没做其他的。」  「是吗?不过即使是这样,你表哥对我的印象应该也很差了吧,对了,说起来,你表哥怎么会在那里呢?」  「哦,我以前只知道表哥来青岛创业了,可是没想到,那家小饭店就是他开的呢,所以,就刚好被他碰见了。」  「居然这么巧……」  居然会这么倒霉!郑哥这个笨蛋,选哪家饭店不行,偏偏选中了筱夕表哥开的这家,真是的,全青岛这么大,即使想要特意去找一个人都很难找到,他可倒好,直接把筱夕的表哥给找出来了!  「对了,筱夕,那当时你表哥没对郑哥怎么样?」  「有呀,打了郑哥一拳,还把他从我身边一把给推开了。」  筱夕边说边挥舞着小拳头,脸上一脸兴奋和开心,呃……这个小丫头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呀?  「呃……筱夕,你不喜欢郑哥吗?我怎么看你好高兴地样子。」  「嘿嘿,没有呀,只是觉得打人很兴奋嘛,嘿嘿。」  「好吧,唉……」  筱夕的心情,看来并没有因为今晚的事而变的不愉快,而我却是怎么也开心不起来,想到由于今晚的事,我给她表哥留下的坏印象,我的心里就是一阵的郁闷。  「阿玄,你怎么啦?唉声叹气的。」  「没事啦,只是想到我今晚阴差阳错的给你表哥留下了坏印象,心里有点不舒服。」  「哎呀,阿玄,你别在意他的话啦,没事的,表哥他人就是那样,说话比较直,可实际上他是刀子嘴豆腐心的,所以真的没事的,阿玄。」  「嗯,呵呵,好吧,我知道了,没事了。」  看到筱夕刚刚还兴奋高兴的脸蛋上,因为我的情绪不佳,瞬间也变的愁眉苦脸起来,我也只能强颜欢笑,不想让筱夕担心我。  「咚咚咚!」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  「谁呀?」当我还沉浸在郁闷的情绪中,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筱夕已经出声喊道。  「筱夕,是我,曹正杨。」  「曹正杨?他来干嘛?」筱夕回过头,一脸疑惑的看着我,然而我同样也是不知道他来的目的,只好摇了摇头。  两三秒钟的沉默之后,筱夕的一双大眼睛突然滴溜溜的转了一圈,性感的嘴角微微上扬,脸上浮现出一抹怪异的笑容,让我感到一阵好奇,这小丫头又在心里想到什么坏主意了?  「阿玄,你快躺下继续装睡。」  「继续装睡?为什么呀?」  突然,筱夕一把将我推倒在床上,口中低声对我说的话更是让我不明所以。  「哎呀,你就别管了嘛,你不是不开心吗?总之一会儿你绝对会开心起来的就对了啦。」  绝对会开心起来?难道,筱夕她要……  正当我想到什么的时候,筱夕已经下床跑到了门口,打开了房门,我赶紧翻身趴在了床上,闭上眼睛装睡,心中更是隐隐有些期待,不知道筱夕所说的会让我开心起来的事情,与我自己心中所想的,是否会是同一件事呢?  「进来坐吧,正杨。」  门打开之后,曹正杨跟着筱夕走进了房间,然后,我感觉到床边下沉了一下,应该是筱夕坐在了床边,紧接着是移动椅子发出的声音。  「怎么了,正杨,你来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哦,叶玄他,睡着了吗?」  「嗯,是呀,他喝多了,刚刚表哥送我们回来之后他就睡着了,怎么叫都叫不醒。」  嘿,筱夕这丫头,居然故意说我怎么叫都叫不醒,果然是「心怀不轨」。  「哦,你表哥他,我刚刚听郑哥都跟我说了……」  「啊,郑哥呀,对了,郑哥他没事吧?他都跟你说什么了呀,正杨,都怪我表哥不好,居然出手打人,真是的。」  「没没没,郑哥他没事,那不能怪你表哥的,郑哥也没有怪他,一直说是自己喝多了酒不老实,做了不该做的事,况且,况且……」  「况且什么呀,正杨?」  曹正杨说话间好像稍微有点口齿不清似的,而且说到这里,貌似有些隐隐的激动,我趴在床上侧着脑袋,偷偷地眯着眼睛,向着坐在床旁边椅子上的他看去,只见他此时脸色通红,紧张又略带激动地看着坐在他面前的筱夕,似乎有什么重要的话想要说出口。  「况且,我也不希望郑哥他对你动手动脚!我不想看到任何男人碰你!」  支支吾吾半天,曹正杨终于是说出了口,激动的他,甚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正杨,你,你胡说什么呀,你……」  「我没有胡说!筱夕,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原本我以为,我已经接受了你和叶玄在一起的现实,我的心里已经可以放下你了,甚至我都想要帮郑哥得到你,因为那样的话,你就不是叶玄他一个人的了,叶玄他也没有能力独占你!可是,可是当看着你和郑哥走出包厢的那一刻,我的心里,真的很痛苦,就像是,就像是最心爱的东西被人抢走了即将玷污一样,筱夕,筱夕你知道吗……」  曹正杨说到最后,已经走到了筱夕的面前,双手按在筱夕的肩膀上,情绪激动异常。  「正杨,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欢我,可是,我现在已经和阿玄在一起了,我很爱他,他对我也很好,我并不想失去他,所以,对不起,正杨。」  因为筱夕此时是背对着我坐在床边,所以我并不能看到她的表情,但是仅凭这几句话,我就已经完全能够知道筱夕的心意了,况且我们经历过这么多事,如今的我,实际上也根本不担心筱夕会真的产生背叛我的想法,因为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不!筱夕,别对我说对不起,我不想听这到这句话,我只是想要你给我一个答复,只要一个答复就行,其他的,我不奢求。」  「什么答复?」  「你可以做我的秘密女友吗?」  秘密女友!这小子,说什么只要一个答复,不奢求其他的,废话!你妈的,都成你女友了还想奢求什么其他的!  「正杨,你知道的,我不是那种女生,我不会背叛阿玄的。」  「不是背叛,是享受!筱夕,像你这样的美女,委身于叶玄这家伙,难道你就不觉得自己可惜了吗?不过你那么喜欢他,我也无话好说,可是,你不应该就这样平淡的生活下去呀,你应该学会去享受,去拥有你本该拥有的一切才对啊!」  「享受?本该拥有的一切?是什么?」  筱夕仰着头看向曹正杨,声音听起来有些痴痴的,口中所说的话既像是在问曹正杨,又像是在问自己。  「就像是我,我呀,筱夕!我这么喜欢你,我本应该是你的呀,还有郑哥,虽然我不希望其他男人得到你,可是就像今晚在饭店的时候,如果不是你表哥的突然出现,你现在就已经属于郑哥了吧?已经享受到了你应该享受到的,而在当时,你也并没有觉得自己背叛了叶玄,任由郑哥对你动手动脚的,不是吗?」  难怪,看来在我们离开之后,郑哥与曹正杨所说的,不仅仅是筱夕的表哥出现后发生的事,还有在表哥出现之前,筱夕任由郑哥占尽自己便宜的事,怪不得曹正杨这会儿突然敢跑来大胆对筱夕表白,想必他也是根据筱夕今晚的表现,想要来赌一把吧?  「好像,正杨你说的是有一点道理,可是……」  呵呵,听到筱夕这么说,我心里明白,这是筱夕在慢慢「下套」了。  「唔!」  还没等筱夕继续说下去,曹正杨突然低下头,双手捧着筱夕的脸颊,一张大嘴狠狠地吻在了筱夕的红唇上,紧接着,随着筱夕下意识的向后躲去,曹正杨的身体更是压上前去,两人一起向着筱夕身后的床上倒去,筱夕的脑袋直接压在了我的腿上。  双手的挣扎被曹正杨抓住,筱夕的反抗渐渐小了下去,反正,她原本也是没有打算拒绝的,相反她本来就是想要勾引曹正杨的,此时正好合了她的意,当然,更加合了我的意。  「正杨……唔……等……等一下……我们……压着阿玄的腿了……」  「筱夕,我……我终于亲到你了,筱夕,我这不是在做梦吧,我真是太幸福了!我要一直亲你,一直这样亲着你!」  曹正杨说话的同时,我也感到自己腿上的重力更大了一些,这家伙,真是被精虫冲昏了头了,也不怕把我给弄醒。  「哎呀……唔……别……正杨……你再这样的话……阿玄可就要被我们压醒了,到时候……你可别说是我不答应做你的秘密女友的。」  筱夕的话,似乎在瞬间敲醒了曹正杨,同时,又像是给了他一颗巨大的蜜糖,使他一时间愣在了那里,双手撑在床上,呆呆的看着身下的筱夕。  「筱夕,你……你说什么?这么说,你是……你是答应做我的女友了是吗?  是真的吗筱夕?「  「不是女友,是秘密女友,不要搞错了好不好,我可不想让阿玄知道有别的男生在和他一起分享我,你明白吧,正杨?」  「当然当然!是秘密女友,是和叶玄一起分享,我不会让他知道的!」  「那你还愣着干嘛呀,赶紧起来啦,不然真的把阿玄压醒了,看到我们这样,可就没办法解释了。」  「好好好。」  筱夕这丫头,还真有一套,这么一会儿工夫,居然就顺理成章的成了曹正杨的秘密女友了?也太便宜曹正杨这个家伙了吧。  曹正杨起身之后,一把将筱夕从床上拉起来抱进自己的怀里,目光中快要喷出来的欲火,丝毫不掩饰的盯着筱夕的眼睛。  「去我的房间吧,筱夕?」  「嗯……不要。」  「为什么?你不是都已经答应做我的女友了,怎么还不肯答应给我吗?」  「嗯……也不是,只是,我想在这里,反正阿玄他已经喝醉了,只要我们注意点,他绝对醒不过来的,好不好,正杨?」  听完筱夕的解释,曹正杨盯着筱夕看了好一会儿,突然,他似是想到了什么,脸上浮现出奇怪的笑容。  「嘿嘿,我明白了,原来筱夕你喜欢玩这一口啊,这我还真是没想到。」  「啊?什么意思?」  「还跟我装,筱夕,原来你还挺会玩的嘛,第一次出轨就想在男友的身边,是不是觉得那样会很有偷情的刺激感?还是说,你之前也这么玩过?」  「喂,曹正杨!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曹正杨的话,虽然只是随口说的,可是筱夕当然不愿被他认为自己是个随便的女生,所以,生气地冲着曹正杨质问着。  「啊,对不起对不起,筱夕,我……我还以为这么说有助于调情,没想到说错了话惹你生气了,我不是有意的,筱夕,你别怪我好不好?」  「哼!」  筱夕一歪头,挣脱开曹正杨的怀抱,又回到了床边坐下,嘿嘿,我猜想,这应该是筱夕想要让曹正杨继续更深一步的意思了?  果然,曹正杨看到筱夕只是在床边坐下了,并没有继续责怪自己甚至让自己离开的意思,立即厚着脸皮,笑嘻嘻地凑上前去,边亲吻着筱夕的耳垂,边轻声呼唤着筱夕的名字。  「筱夕……筱夕……我错了……筱夕……别生我气好不好呀……筱夕……」  「嗯……嗯……你……你好讨厌……嗯……人家……才没有那么小气呢……  啊……「  似乎是在亲吻之后,曹正杨突然轻咬了筱夕的耳垂一下,如此敏感的部位被攻击,筱夕顿时猝不及防,叫出声来。  「没想到筱夕你这么敏感呢,怎么回事儿,叶玄他满足不了筱夕你吗?」  与此同时,曹正杨的双手,也已经悄悄攀上了筱夕的双峰,隔着连衣裙,轻轻地揉捏着。  「啊……不许你……说阿玄坏话……嗯……乳头……好痒……嗯……」  「说他坏话?我可没有呀,我只是想要了解一下叶玄的能力,完全没有要说他坏话的意思,就是想知道一下真实的情况嘛,说不定他比我要厉害呢是吧。」  「嗯……那……嗯……他……他还可以的……」  渐渐的,筱夕似乎被曹正杨亲的有些意乱情迷了,眼见身体又要向后倒下,被曹正杨一把揽住,然后缓缓摆正她的身体,慢慢将她在我的身边躺了下来,曹正杨趴在她的身上,这期间,他们两人的脸仍然紧紧贴在一起,亲热无比地厮磨着。  眼见两人的脑袋就在我的枕边,虽然两人都已经动情的闭上了双眼没有看我,可我还是赶紧完全闭上了眼睛,免的被曹正杨发现了什么。  「还可以,是什么意思呀,筱夕?比如说,叶玄他一般都能坚持多长时间呢?」  像筱夕这么聪明,当然知道曹正杨的心思,无非是想知道我的性能力是不是比他差,那样的话,他的心里就会产生很强烈的自豪感和成就感了吧。  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我更加喜欢让别的男人以为我的性能力很差,这样,能够使我更加兴奋,而筱夕,也同样知道这一点。  「嗯……他……他通常都能坚持……四五分钟的……嗯……偶尔……还能坚持将近十分钟呢……啊……不要摸那里!」  筱夕故意装傻说出的回答,瞬间刺激了我的神经,我的鸡巴,在这一刻瞬间就在裤子里硬了起来,好在我此时是趴在床上,不会被曹正杨注意到。  「筱夕,你不是在逗我吧?」  「什么?没有呀,逗你什么?」  「四五分钟,那岂不是刚进去就射了?叶玄他是早泄吧?」  「啊?难道那样不是很长的时间了吗?我不清楚的,我以为四五分钟很久了的呀。」  「嘿嘿,还真是看出来筱夕你只经历过叶玄他一个男人了,这样正好,那么今晚,我就让你享受一下长时间的做爱和连续高潮的滋味吧!」  「啊……好痒……你怎么……又摸那里了……啊……麻酥酥的……嗯……」  筱夕似乎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在我耳边的呻吟声,毫不掩饰的大叫着,不知道是在故意刺激我,还是真的被曹正杨弄的这么舒服。  「筱夕,你下面都已经这么湿了啊,而且,你居然穿着这么性感的丁字裤,嘿嘿嘿,小穴好粉嫩呀。」  曹正杨的声音,似乎是从筱夕的身体下方传来的,所以,他是去到了筱夕的双腿之间?  犹豫了片刻,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再一次悄悄眯着眼睛,看向了身旁。  入眼便是筱夕的目光,迷离又妩媚的看着我,嘴角挂着深深的笑意,脸颊一片绯红,头发有些凌乱,更添了一丝野性诱人的味道。  「啊……不要亲……啊……正杨……太痒了啦……噢……」  下一秒,筱夕突然舒服的大声呻吟起来,原来是曹正杨已经将自己的脑袋探入了她的裙底,一张大嘴舔弄吮吸着筱夕的小嫩穴,而筱夕的目光,仍旧盯着我的双眼,媚态尽显之余,是一脸的笑容。  忽然,筱夕撑起身子,向下看了看曹正杨,见曹正杨正钻进自己的裙子里认真地舔弄自己的下体,于是筱夕快速地转过头,脑袋向我这里一探,在我耳边用极小的声音说道:「现在老公开心了吧?」  呵呵,这个小丫头,果然她完全是在故意勾引曹正杨来使我开心,真是个傻丫头,但,却是一个为了我而变傻的丫头,让我感觉自己是无比的幸福。  没过多久,曹正杨显然已经忍受不住眼前这极度的诱惑了,三下五除二的起身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同时,筱夕身上的连衣裙,也被他略显急切粗鲁地扒了下来。  「完美,天呐,简直……简直太完美了!」  盯着眼前白嫩性感的娇躯,曹正杨目光火热,嘴中不住的喃喃自语,仿佛见到了什么难以想象的美景一般痴呆了似的。  「嗯……别……别看了……正杨……太羞人了……」  此时,筱夕的媚声浪语,听在曹正杨的耳朵里应该犹如天籁一般吧?  「呵呵,好,筱夕,我不看了,那你看看我吧,看看我的大鸡巴,嘿嘿,怎么样,喜欢吗?」  说着,曹正杨跪坐在床上的姿势向上移动了一下,一根黝黑的大鸡巴,直挺挺的暴露在空气中,而他更是抓过筱夕的左手,牵引着她放在了鸡巴上。  「啊,怎么,怎么会这么大?」  小手触碰到鸡巴的那一刻,筱夕略显惊讶的惊叫出声,一双美目更是呆呆的盯着手中的鸡巴,那粗大的家伙,确实难免让人有些吃惊,怕是有二十厘米长了吧?至少要比我大一套不止!还真没想到,曹正杨这家伙这么有「本钱」!  「怎么样呀,筱夕,喜欢吗?有没有叶玄的大?」  「我……我不知道……」  筱夕犹豫着,没有直接回答曹正杨的问题,然而曹正杨并不肯罢休。  「怎么会不知道呢?筱夕,我就是问问,咱们都是男女朋友了,当然也就要互相信任坦白,我只是想了解一下身为你另一个男友的叶玄,他的家伙有多大而已,可以吗?」  聪明的筱夕,既然本就是在故意勾引曹正杨来满足我,当然也就不会不配合曹正杨,即使知道曹正杨是想满足他自己心里的欲望,想要从筱夕的嘴里得到我不如他的答复,筱夕也依然会装傻充愣,假装听信了曹正杨的话而配合他的。  「嗯……你……你是比他大啦,大很多,不过……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吧?」  「嘿嘿,说明不了什么吗?那我们试试就知道了,筱夕,我保证你试过我的之后,再也不会想念叶玄的那根小家伙了!」  「才不会,阿玄是我真正的男友,我才不会不想他了呢,你只是……啊……  啊!「  曹正杨的话音刚落,筱夕还想反驳什么,可是还没等她说完,已经移动到筱夕双腿间的曹正杨,右手扶正了自己的大鸡巴,整个身体突然向前压下,瞬间响起了筱夕一声高亢的呻吟。  「好疼……呜呜……不行……正杨……你的太大了……不能一下子全进来的……呜呜……太疼了……嗯……」  「对不起,筱夕,噢~太他妈的紧了!我先停一会儿不动,停一会儿就会好了。真的是,太紧了!筱夕,没想到你下面都已经流了那么多水了,居然还会疼,真是像处女似的啊!」  「嗯……哪有……是你的太大了……噢……顶到最里面了……呀……不要动……不要动呀正杨……呀……受不了了呀……太酥太痒啦……啊……正杨……要被你……顶死了啊……」  筱夕的声音听起来,完全不像是疼的大叫,而是享受的呻吟还差不多,这样的诱惑,又怎么可能使的曹正杨停下动作呢?就连躺在两人身旁偷看的我,此刻都恨不得马上起来打飞机了!  「噢……天啊……我……我要死了……要死了正杨……噢……不行了……受不了了……啊……要死了啊……啊……喷……喷出来了……嗯……」  这么快!?筱夕居然这么快就达到了高潮?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我和筱夕在一起这么久了,貌似还从来没有哪次是刚插进去就让她达到高潮的呢。不止是我,曹正杨此时更是惊讶。  看着筱夕在几声兴奋异常的大叫之后,整个身体突然绷直,小蛮腰向上挺起,架在曹正杨肩膀上那一双可爱的小脚丫,白嫩的小脚趾更是紧紧地蜷缩起来,曹正杨露出惊讶的目光,同时细细感受着下体处传来被一股股水流冲刷的快感。  「噢……我的天,筱夕,你这高潮真是又快又强,浇在我的龟头上害的我差点没忍住,看来叶玄真是完全没有喂饱你呀。」  刚结束第一次高潮的筱夕,此刻脸上的红晕更浓,媚眼如丝,也不与曹正杨搭话,性感的小蛮腰刚从悬空的状态放下,又立刻在床上扭动起来,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  见到筱夕这个模样,曹正杨自然更是高兴,二话不说,伸手将筱夕屁股上的丁字裤再次向旁边狠狠一扯,粗大的鸡巴如重磅炸弹一般,一下一下狠狠地抽插起来。  「啊……好大……好舒服……嗯嗯嗯……噢……快点……正杨……再快点…  …噢……对……天呐……就是这样啊……舒服死了呀……「  「喜不喜欢?喜不喜欢!比叶玄的大不大!」  「喜欢……喜欢……啊……太大了……要被你操死了……正杨……啊……呜呜……呜呜呜……要被你操死了啊……」  「喜欢谁的,筱夕?喜欢我的还是叶玄的,选一个,快!」  「呜呜……舒服死了……我……我不知道……呜呜呜……我要舒服死了……  啊……「  「不知道?不知道是吗,那我停下好了,反正你也感受不出来我的好,可以吧?」  此时仿佛正置身云端享受的筱夕,怎么可能放任曹正杨停下呢?曹正杨这一手,无非是在逼迫筱夕说出他想听到的回答,不过,他不知道,其实这根本不需要逼迫,筱夕完全是在循序渐进的哄他罢了,到底是谁在玩谁,谁又说的清楚呢?  「不……不要停……呜……我知道……我知道的……啊啊……不要停下……」  「知道的话,那就说出来吧,不然我可不知道呀。」  「你的……嗯……正杨……我喜欢你的……不喜欢阿玄的……啊啊啊……全插到底了啊……噢……噢……舒服死了……舒服死了正杨……你太厉害了啊……」  「嘿嘿,我就喜欢听你这么说,你说的越多,我就让你越舒服,怎么样?」  「噢……好……操我……用力操我……你想听什么……正杨……你想听什么……我就说什么给你听……噢……只要你……用力操我……嗯……」  此时的筱夕,已经像是一个完全沉浸在欲望与欢爱中的痴女了,可是只有我知道,她的心中,其实还是完全清醒着的,只不过,她在享受着没有必要去抗拒的,本就该享受的事情罢了。  「我想听你说出事实,告诉我,叶玄他是不是满足不了你,是不是个早泄!」  「嗯……他……嗯……噢……」  「怎么了,又想让我停下吗?」  说着,曹正杨当真渐渐停下了一直抽送的动作,想必他其实也是有些累了。  「不……不要停……我说……嗯……我说……」  「等等,起来换个姿势吧,筱夕你趴着,我从后面进去。」  听话的起身,筱夕翻身趴在了我的旁边,然后趁曹正杨不注意的时候,还朝我偷偷吐了一下舌头,调皮捣蛋。  「啊……慢一点……真的……太大了……啊啊啊……」  「没事的,筱夕,再怎么快,你也只会觉得舒服,慢慢享受就对了!哈哈,真是没想到,我居然,我居然真的操到你了,筱夕!」  换好姿势之后,曹正杨像是一条急不可耐的饿狼似的,马上扑到了筱夕的背上,一插入筱夕的嫩穴,就开始疯狂地抽送起来。  「噢……不行……不行啊……啊……会插坏……会插坏的……啊……一直…  …一直在顶到……啊啊……「  「说啊!筱夕,你刚刚答应我要告诉我什么来着?快说啊!」  「噢……是……嗯……你……你慢点啊……呜……你……你比阿玄……太厉害了……啊……阿玄他从来……都没有插到这里啊……啊……又顶到那里了呀…  …啊啊啊……「  「这么说,筱夕,我是不是又给你破了一次处啊?」  「呜呜……是……是啊……啊……那里面……你是第一个插到的……噢……  舒服死了……我快不行了…要不行了……啊……喷了……喷了喷了……呜……「  后入式的姿势没插多久,筱夕就在曹正杨疯狂地抽插中第二次到达了高潮,也难怪,这个姿势,即使是我,也很容易就会让筱夕到达高潮的,更何况是那样一根大家伙的疯狂抽插呢。  「这么快又到一次?筱夕,叶玄以前不会一直都没有满足过你吧?」  「嗯……好累……下面……好麻……嗯……叶玄他……他没有……你这么长的时间嘛……很快就会射出来的……而且……他的比较小……嗯……啊……你怎么……还这么硬呀……」  根本就不给筱夕喘息的时间,曹正杨简直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即使筱夕已经高潮过两次了,可他还是没打算停止对筱夕肉体的进攻,一双大手更是伸到了前面,在筱夕的双峰上贪婪地抚摸着。  「我可不像叶玄,筱夕你这么迷人的身体,我怎么可能享受的够呢,鸡巴想软也软不下去啊!看你这大奶子,真是太刺激了,我真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能够亲手摸到她们,哈哈,爽啊!」  「噢……正杨……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你太厉害了……啊……再继续下去……我真的……要被你操死了……啊……太舒服了……」  「操死了你不喜欢吗,筱夕?叶玄那个早泄满足不了你,难道你不想要我操死你吗?舒服死总比饥渴死来的好受,不是吗?」  「噢……是……是……啊……那就操死我……操死我吧……啊……操死我…  …我要被你操死……我不要再饥渴了……啊……大鸡巴操的我太舒服了啊!「  「哈哈哈,对!就是这样,筱夕,好好享受我的大鸡巴吧,丢掉那根满足不了你的小鸡巴,丢掉你的一切面具,什么尊严贞洁,全都丢掉吧,让我操死你这个小骚货!」  「噢……好……好……我要……啊……用力……再用力……噢……操死小骚货……我是你的小骚货……啊……我是骚货……我不要脸啊……」  「真带劲!哈哈,筱夕,没想到你居然会被我征服在胯下!哈哈哈,不行了,太兴奋了,我要射,我快要射了!」  「噢……我是你的……正杨……啊……大鸡巴……啊……大鸡巴太厉害了…  …我好爱他……啊……射出来……嗯……射进小骚货的子宫里吧……啊……不要拔出来……嗯……全都射给我吧……正杨……「  「快,快要忍不住了!可是,这……这不太好吧,筱夕,万一怀孕的话……」  「没事……没事的……我今天……是安全期……噢……而且……就算真的怀孕了……不是……还有阿玄吗……啊……好大……好大啊正杨……快……快把咱们的宝宝射进来呀……啊……」  「真的忍不住了!啊啊啊!射进去了啊!」  耳边听着筱夕那已经完全无法抵抗的巨大诱惑,终于,曹正杨快速挺动的身躯突然停下了,静静地趴在筱夕美白的裸背上,只有屁股还在一抽一抽的,子孙袋更是源源不断向着筱夕的体内灌输着浓稠的精液,筱夕她,终于再一次被人内射了!  「好多……嗯……居然还在射……噢……天呐……怎么会这么多……感觉…  …里面全都被灌满了……噢……好舒服……「  半分钟之后,曹正杨才终于将全部的精液都射进了筱夕的体内,然后缓缓起身,拔出了自己的尚未软下去的鸡巴。  「奇怪,怎么没有精液流出来呢?」  曹正杨起身后,筱夕也慢慢坐起身,清理自己的下体,可是却发现自己的下体并没有一滴精液流出。  「呵呵,筱夕,我射精之后,女人的下面从来都是流不出来精液的。」  「啊?为什么呀,我明明感觉到有很多精液射进去了呀,比阿玄的感觉强了一百倍不止呢,阿玄他射的时候我都没有感觉,可拔出来的时候都是会流出来的呀。」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插的太深,都射进子宫里了吧,嘿嘿。」  结束后的两人,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多久,没一会儿便相拥在一起,诉说着情话,当然都是曹正杨一个人在不停地说,说他有多么爱筱夕,愿意为了筱夕怎样怎样,又说让筱夕跟我分手,和他在一起,这一点筱夕当然不会答应,甚至差点跟他翻脸,吓的曹正杨不敢再说。  十几分钟之后,筱夕故意担心说我差不多也快醒了,催促曹正杨离开,曹正杨这才依依不舍的起身穿衣,临走前还紧紧地把筱夕搂在怀里亲个不停,并发誓说以后一定会对筱夕好,然后才被筱夕好说歹说的哄走了。  「好啦,起来啦老公,他都走啦。」  送走了曹正杨,筱夕回到了床上,上身只穿了一件我的白色体恤,下身光溜溜的,跪坐在我的身边。  「嘿嘿,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喝多了真的睡过去呢?」  「哼,你现在的酒量,难道我还会不清楚吗?况且……」  「嗯?况且什么?」  「况且这么刺激的场面,你才不舍得睡着了不看呢,嘻嘻嘻。」  「臭丫头,就你机灵,还敢取笑我了哈,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嘻嘻,呀,哈哈哈,不要呀老公,我知道错啦~」  一阵翻腾打闹,筱夕被我压在了身下,而我,却并不是压在筱夕的身上,而是趴在了筱夕的双腿之间。  两片粉嫩的大阴唇,由于刚刚被曹正杨那根巨大的鸡巴疯狂地抽插过,此时有些微微向外翻着,露出里面更加粉嫩的小洞口两边的嫩肉,略有些淡黄色的浓稠液体,在小小的洞口处,眼见就快流出来,可就是迟迟没有出来,一阵略有些刺鼻的腥味,更是扑鼻而来。  「老公,你真的要舔那里吗?很脏的,曹正杨刚刚都射进去了,我都没有洗,要不还是别……啊!」  没等筱夕说完,我已经一口舔了上去,那股徘徊在穴口的浓精,直接被我吸进了嘴中,腥味十足,令人有些作呕,但我还是尽力忍住,狠狠地咽了下去。  「嗯……咻……咻……咻……」  「嗯……噢……老公……你好贱……啊……好舒服……噢……对……用力吸……嗯……都舔干净……嗯……你就是我的贱老公……嗯……你喜欢听到这个是吧……贱王八……嗯……那就卖力点……啊……舌头……伸进去了……」  房间里,一时间只剩下了筱夕淫荡的呻吟声,以及我拼命的吮吸声,另外,我的右手,更是在跪着的双腿间拼命撸动着,那根在刚才筱夕与曹正杨的欢爱中,在没有触碰它的情况下,就已经忍不住发射过一次的没用的小鸡巴……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