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办公室面积不小,虽然迫于职位所限和隐瞒身份,并不能把装修弄得格外豪华,但那足足一个客厅面积的屋子和大班桌却是完全够用了。

  一脸笑嘻嘻的,我和石头便一起走了进来。就在我准备关门的时候,却忽然见到自己一个手下王致和带着一个年轻的女人从门前走过。

  「那是他的未婚妻,叫蓝蓝,昨天来的公司,我给批准的。」注意到我的眼神,石头贴心地解释道。

  蓝蓝是一个眉目清秀的女子,年纪约莫二十三、四岁,看上去十分文静,有一股书香门第的气质。脸上戴着一个无框的商务款眼镜,苗条身上穿着一套粉色的吊带筒裙,两


条修长的腿穿着极其单薄的肉色丝袜,细带的凉鞋使得几乎整个丝袜脚的都看得清楚,我立刻觉得有些刺激,鸡巴瞬间硬了起来。

  不怪我如此,毕竟朝夕和那如花似玉的老婆住在一起却无法行房,这种酷刑可不是一般般的折磨人。虽然我时不时地偷偷出去找小姐,但对于精力旺盛的自己却还不是很够


用。当然,我自然是深深地爱着筱葵,半年的朝夕相处可不是白扯。但男人嘛,而且还是当了三年兵的强壮男人,嗯,是个男人都懂啊,军营那地方。

  作为铁哥们的石头当然知道我在想什么,眼睛一斜,说道:「哥们有兴趣的话,我有一百种方法能让你把她上了。」

  「我今天就想玩玩她的丝袜脚,用淫药,你应该有吧?我要试试。」我被刺激搞得有些昏,满脑子全是女人的丝袜脚。

  就在石头应了一声走出办公室的时候,王致和却忽然走了进来,恭敬地对我说:「部长,我想和蓝蓝在下午看婚纱去,你瞧行不?」

  我装作一脸诧异:「我刚接到叶总的消息,她想让你去李老板那里谈那个大单,那算了吧!」我假意道。

  「李老板的单?是公司的大客户啊!」王致和立马就眼热了。

  我虽然很少关注公司的事情,但有些东西也是知道的。虽然这似乎不是我人力资源部的职辖所在,但王致和此时也没脑子去考虑这个问题。

  「是呀,我打算给你个机会去,现在……」

  「我去吧,头儿,交给我,工作第一。」王致和急着表现,虽然这似乎不是本部门该干的,但既然是「叶总」发话了,那就没错!

  「那好吧,早点去办,李老板有时挺麻烦。」

  王致和连忙说道:「对了,头儿,一会蓝蓝来找我,我接不了电话,你转告她一声。」

  按照石头的主意,他把很大剂量的春药融入饮料中,只要蓝蓝下午来找她未婚夫,我就要她喝下饮料,到时候她就任由我玩弄了。

  不出意外,在过了一会儿之后,蓝蓝便又来到我的办公室,因为她需要从我这儿知道王致和的行踪。带着假笑,石头把她带进我的办公室,随即在给我一个加油的手势后便


关门出去。

  「蓝蓝吧,别客气,坐吧,我临时安排了大客户给王致和,真不好意思。」我笑眯眯的。

  「哪的话,昊大哥,我看他们都这么叫你,我还要谢谢你给他机会呢!」

  蓝蓝的声音很好听,在她和我说话的同时,我也在瞧瞧地打量着这位即将成婚的年轻女子。身材没有筱葵高,但也有一米六七左右的个头,身材很苗条,胸部貌似不是特别


大,但那一双格外修长的美腿却实在是太吸引我的目光了。肉色的丝袜相当单薄,黑色的高跟突显着那精致的足趾,考虑到有办公桌隔着,我已经悄悄地揉起了自己的鸡巴。

  「你先在沙发上坐一会儿,旁边有杂志,我办公室的空调很凉快。」我把饮料递给蓝蓝,她接过去后毫无防备的喝了下去。

  一边看着杂志,我一边不急不忙地和她聊着天,有意无意的提着一些敏感话题,搞得蓝蓝脸一阵阵的发红:「昊大哥你真有意思。不知为什么我这么热?」我连忙又调低了


温度:「你是不是有点中暑?不如在沙发上躺一会。」我假装好心,拉上了办公室的百叶窗帘,外面就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了。「来来来,我帮你脱鞋。」我扶着蓝蓝躺到在沙发


上,蹲下身抓住她的丝袜脚,慢慢地解下细带的高跟凉鞋,好美的丝袜脚,我忍不住玩弄着她的丝袜脚,揉搓着她脚上的丝袜。

  我开始舔弄她的丝袜脚,把脚尖含进嘴里:「美女,你的丝袜脚真美,又软又香啊,你未婚夫真是太有福气了!」不是我过誉,这个蓝蓝或许的确对那对脚掌有所保养的缘


故,丝袜上确实在散发着一股别样的香味。虽然不是那种刺鼻的香水气息,但却让我无比痴迷,当即就开始挑逗地舔起了她的丝袜脚心。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好……好变态呀……变态……快放开我!」蓝蓝挣扎了起来,想把丝袜脚收回去。不过她一个弱女子哪里是我的对手,那双丝滑的美脚被我一把


紧紧握住。

  紧接着,我又把她的丝袜腿强行分开,白色的纯棉内裤露出来,内裤的裆部窄窄的,典型的三角形,和老婆的一样。透过那单薄的丝袜,我清楚地看到那白色的布料正紧紧


贴在她的淫穴上。

  当真是有段时间没碰女人了,筱葵不算,我上次和石头出去找小姐已经是半个月前的事情了。肉棒涨得滚烫,我也懒得再去掩盖自己的伪善,瞬间化身为衣冠禽兽,顺着秦


岚的右脚脚尖开始,从脚背至小腿,我一路舔了上去。

  「不要……你别往下了……我叫人了……你这流氓……」蓝蓝努力地推我,但却没有任何意义,办公室的隔音效果也可以肯定。

  「好吧,我就撕开你的衣服让你叫,把大家叫进来看看你的裸体。」我大概是被憋得太久的淫欲冲昏了头,忘掉了顾忌。

  「不要……你……昊大哥……我……马上就要和致和结婚了……你不能……我求你了……我求求你了……」蓝蓝哀求着我,那原本象征着端庄的眼镜也滑落了下来。不过,


那已然被春药弄得绯红的脸颊却是骗不了任何人,更别提那已经开始分泌液体的私处了。

  我的嘴已经隔着内裤和丝袜亲在她的淫穴上,感受着那带着淡淡骚气的温热所在,我胯间的鸡巴几乎就要爆出来了。

  「啊……不要……别弄了……我让你玩我的脚……你别再弄那里了……」

  我不理她,改而不断用手挤压着她那柔软的淫穴,随后,我又按住她的手拉开了身侧的裙拉链,黑色乳罩严密地遮挡在乳房上,乳房的大小似乎真就是B罩杯的程度。自


然,那俨然已是凸起的乳头却是暴露了她此时的性奋状态。

  「昊大哥……求你了……放开我吧……我愿意帮你弄……你别搞我那里……我要嫁人啊……」蓝蓝不敢大声,低低的哀求。

  我把她身上的裙子脱掉,将乳罩拉到胸下,握住她的乳房,然后半拉半拖地将蓝蓝推到了办公桌上面。在这过程中,自然那揉摸着她双乳的手也是没闲着。

  「把衣服还给我吧,昊大哥,好吗?我不会说出去的,最多……我帮你弄出来。」

  办公桌顶着她的腰部,她把手撑在桌子上,向后半仰着。在石头提供的春药作用下,再加上被我握住的双乳正被不断地把玩着,蓝蓝的抵抗已是越来越差。衣服一褪下,我


顿时将她那曼妙的身躯一览无余。原来蓝蓝穿的不仅仅是肉色丝袜,更是肉色的吊带丝袜,白色的内裤透着湿痕,大腿上部的肉色吊带别添一份淫荡,敞开的衣衫内,那对白嫩


的娇乳似乎是竹笋型,在我的玩弄下不断变化着形状。

  「大哥,不行呀……饶了我吧!」

  「让你大哥过过瘾就让你走。」我的手又摸到她的丝袜腿上,甚至还用手指弹了弹那肉色的吊带。

  「你不弄我那里,我让你玩我的脚,行吗?」蓝蓝几乎坐在我的桌子上,我掏出硬得不行的鸡巴,用她的丝袜脚夹住。蓝蓝当时就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便惊呼了一声。

  这也正常,毕竟我的鸡巴可是有足足十七公分的长度,而且也相当粗大,太多的小姐都被我干上了一个个高潮了。

  很显然,蓝蓝是第一次用脚接触鸡巴,所以动作相当生疏,然而却又怕我接着搞她,不敢把脚拿回去,所以只能让我的鸡巴在她的丝袜脚上来回摩搓。特殊的刺激加上淫药


的催化,她的脸更红了。

  「岚岚,昊哥的鸡巴大吗?」我调笑着她。

  她红着脸点点头,眼镜掉到了鼻梁下侧也不管,而我的手已经摸到她的大腿根部了。

  「不要……噢……啊……」随着我的手指拨弄,蓝蓝开始呻吟了起来。我的手指在她的淫穴外游动,随着春药的进一步发作,内裤上面已经印上了明显的湿痕。

  「啊……好舒服……不要……啊……噢……」

  我从背后抱住蓝蓝,让她的身子双手俯撑在办公桌上,然后一只手揉弄她的乳房,另一只手伸进她的内裤里,她的阴毛比我玩过的很多女人都要稍密一些。而当我的手指接


触碰到她的淫穴时,蓝蓝浑身一颤,手紧紧地按在淫穴上,几乎把我的手指塞进她的淫穴。

  「不要了……噢~~再快点……快点……噢~~」

  看到她已经开始享受着起手指拨弄她的淫穴带来的快感,我便将那丝袜和内裤全部拉到小腿下。没想到她的淫水这么多,居然已经开始顺着大腿向下流了,我站起来用鸡巴


头在她的淫穴外摩擦着。

  半个月没有泄欲了,我并不怪自己的妻子,不过自己当真是需要找一个炮友来好好地发泄一番。凭借对自己的性能力的信心,我有把握让蓝蓝成为我的秘密情人。

  「啊啊……昊大哥……用你的……鸡巴……插我的……快呀……受不了……了……」蓝蓝扭动着屁股,想让淫穴套住我的鸡巴,我扶住她的屁股,用力把鸡巴刺入她的淫


穴。看来王致和没怎么享用过他未婚妻的淫穴,不仅粉嫩异常,而且里面又紧又软,紧紧裹着我的鸡巴。

  我抚摸着她的香臀轻轻提腰,而被她娇嫩的肉穴紧含着的鸡巴上则已涂满了她的淫水。当鸡巴退到肉冠的时候,我猛地把她放下,龟头「噗」的一声穿过层层蠕动的肉褶顶


了进去。受到如此强烈的撞击,蓝蓝几乎要瘫软在桌子上,口中不断发出婉转的呻吟,随着抽插速度的缓慢加快,那动人的莺啼也是愈发响亮。随着一道道「咕唧」的水声响


起,一股股淫荡的液体开始不断从蓝蓝那撅着的屁股上流下,顺着那双肉色的丝袜缓缓流淌,最终滴落在那诱人的高跟鞋上。自然,也正是因为蓝蓝是以一双高跟鞋为基层趴着


让我插干,所以那撅起的香臀也是格外的诱人。

  闭上眼睛,我把精力完全集中在交媾处的熨贴摩擦上,使得这种原始的交配行为所带来的快感大大增强。异常愤怒地膨胀着的鸡巴,带着「啧啧」的水声,带着翻开的粉嫩


阴唇处鼓起的小气泡,一下下有力而深入地在蓝蓝紧密的淫穴里进出。

  也不知蓝蓝的那个未婚夫是不是给她开苞的人,不过我相信,在经历了我这个身经百战的大鸡巴的操干后,蓝蓝那位可怜的未婚夫是绝对不可能再满足他的未婚妻了。再加


上蓝蓝显然也没被她未婚夫操过太多次,可以说,收服这位即将成为新婚人妻的美人为情妇已是十拿九稳。

  随着鸡巴插入的继续,我逐渐加足马力开始驰骋,蓝蓝的身子随着我的抽送不住扭动,双手在办公桌上无力地又抓又挠,口中娇啼婉约,淫语不断,并随我动作加快更显剧


烈。

  「昊哥,我……不行了,我的……小屄都要被……你搞……破了……快……快一点……深一点……啊……嗯……别停……嗯……用力……快点……嗯……」我才不理她,忽


然抽出自己的鸡巴,蹲下身子,分开她的臀肉,舌头探向她的淫穴。蓝蓝有如遭受电击一般猛然回缩,但是早已被我料中,我用身子抵死将她的屁股压住,让她无法动弹,她试


着无法挣脱后,便又继续开始呻吟了起来。

  「啊……好舒服……不要停……噢~~啊……舌头扎进里面……」蓝蓝扬着头,屁股翘着配合着我:「啊……好舒服……舒服……」蓝蓝已知道无力违抗我,她自己生理刺


激的对抗更显得无能为力,终于像发春的母狗那般追求我所能给她更大的刺激及快感。原本秀丽的未婚人妻竟然像母狗般高抬屁股,让我的鸡巴深深的插在她淫水四冒的肉穴内


抽送,这异样的刺激让我心里源源不断地生起了兴奋的心情。

  我狂猛的奸淫带起接连不断的高潮,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到后来她整个人已半昏迷的瘫软着趴在床上,看上去神智都有点不清了。

  就在这时,石头忽然走了进来,蓝蓝已经忘了一切,只是默默地呻吟着。而在看到眼前的一幕后,石头赶紧关上门,好在别的属下离我的办公室较远,再加上屋子本来就隔


音,倒也不怕被人发现。

  「替我……我……」我喘着气坐在椅子上,第一次干别人的妻子感觉真好,虽然还没射精,但精神上的快感是无限的!

  「不要停……干我的淫穴……好爽……我要精液……操我……干屄……」蓝蓝不停地呻吟着,也不知道石头究竟给她灌了多少春药。

  自己的未婚夫刚刚离去,这位寂寞难耐的未婚娇妻便已经化身为一只淫荡的母狗,几乎全裸地趴在我的办公桌上,不知廉耻地扭动着自己那淫荡的翘臀。可以轻易地看到,


那不断分泌的亮晶水珠已经沾满了整条丝袜的内侧。

  石头掏出鸡巴就扑了上去,粗大的鸡巴插进蓝蓝的淫穴里,快速的抽插着。随着石头动作加速,蓝蓝的感觉也随之重新加剧,大声淫叫不绝于耳。

  「我操死你!操死你这小母狗!操死你这骚穴!背着老公和男人搞,而且一下子就是两个人。说,你骚不骚!?你骚不骚!?」

  「啊啊……我骚……我很骚……我是骚货……我的骚穴痒死了啊……快让我爽……让我好好地爽……」

  「啪啪啪」的声音响起,在操着蓝蓝淫穴的同时,石头兴奋地拍起了她的屁股,而我则也跟着把鸡巴插进了蓝蓝的嘴里。这时,她整个人已陷入激情的洪流中随波逐流,完


全听不到那侮辱的骂声。由于嘴巴也被我的鸡巴堵住,只是不断地发出「唔唔」的声音。

  嘴里含着我的肉棒,屁股上插着石头的鸡巴,蓝蓝双手牢牢地支撑在办公桌上,随着我俩的一抽一插而摇摆起自己起身子。

  正被石头压在身下狂操的蓝蓝愈发高翘自己屁股,从我这个方向只能看见那向上翘起的屁股而已,不过我知道石头的鸡巴体积硕大,那是十九公分的重炮级角色,而且向来


都是持久力发达且精液量巨大。

  石头扶住她白嫩香滑的嫩臀,用尽各种招式,忽快忽慢的抽插着,尽情蹂躏着蓝蓝淫荡不堪的骚穴。她的身子已经不止一次地剧烈抽搐了,也不知是给我们两个先后操出了


多少个高潮。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比得上她未婚夫一个月的成果了。

  插得够久的了,我的鸡巴开始快速地在蓝蓝的口中进进出出着。而在这个过程当中,这位未婚人妻那充满了欲望的双目正直勾勾地盯着我看,似乎是在渴望着我向她口中射


精似的。

  一把将蓝蓝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胯间,随着一股极度兴奋的痉挛感抵达,那被我憋了足足半个月的精液直接汇成一股射入了蓝蓝的口中。我整个身子完全静止了,那白浊的液


体在整整十秒钟之后才告罄。

  当我喘息着将鸡巴拔出蓝蓝的口中时,便见一股腥臊的浓稠精液从她的嘴角滴落,但远远不到我的射精量。可以看到,由于精液过于浓稠的关系,蓝蓝那一张小嘴内,舌床


与上颚间均是沾满了那白浊的液体。

  没去理会蓝蓝的干呕,当我终于忍不住在蓝蓝口内射精过后,便提着裤子来到石头的身旁观看,只见蓝蓝的阴道壁直往外翻,淫水也随着石头的抽插不断地流出,把下面的


办公桌都打湿了一大片。

  「太他妈的紧了,夹得我不行了……」石头干得满身大汗,频率慢了下来,但力度却没有下降,每次插入他都会整根没入再拔出,那「啵啵」的响声每次都让蓝蓝发出一道


响亮的淫叫声。

  就在石头快要达到高潮的时候,蓝蓝也忽然全身痉挛了起来,支撑在桌面上的双手瘫软了下来,翘起的娇臀紧张之极地夹紧了起来。石头也停止了抽插,双手紧抓着蓝蓝的


脚踝向身后拉去,把他那大鸡巴死死地连根插入蓝蓝淫靡的骚穴当中。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小婊子这骚屄真紧!」操得通红的淫穴前,恍惚间似乎看到石头那沉甸甸的阴囊在瞬间紧缩了一下。随着那鸡巴末端一股一股的跳动,一股又一股


浓稠而腥臊的精液被灌入到了蓝蓝的淫穴当中。同样是因为精液量巨大的关系,在石头还在射精的同时,大量的爱液和精液混合着,已经缓缓地从蓝蓝的骚穴与石头鸡巴的缝隙


中流出。整个胯间都浸湿了白浊的腥臊黏液,它们粘着着阴毛,搞得蓝蓝的下体污浊不堪。

  几分钟后,蓝蓝渐渐地清醒过来,在经过短暂的迷茫之后,显然是知道了究竟发生了什么。看着屋内的两个男人,又看着屁股上那狼狈不堪的精液污迹,忍不住趴在桌子上


哭了起来。

  我给石头使了一个眼色,他立刻拿起一个刚刚踹来的录音笔,里面传出蓝蓝淫荡的呻吟声:「你居然背着你未婚夫勾引我们头儿,这就是证据。」接着的声音是蓝蓝正要求


我干她的淫穴的片段。

  完全的断章取义,但对于破坏夫妻感情而言却是完全足够了。蓝蓝跪在我的腿前哀求着说道:「昊大哥,你……你已经插过我的身体了,就饶了我吧!」

  「放心吧,只要你听话,我决不会让王致和知道的。」我一边安抚着她,一边宠爱地抚摸着蓝蓝的脑袋:「不要急着穿衣服,我还要爽呢!」我拉着蓝蓝的手放到了我的鸡


巴上,此时的我依旧光着下体,石头也一样。

  「啊……林大哥,你刚刚才……还要啊?我受不了了……」蓝蓝神色惊恐地按住了自己泥泞的下体,脸上那原本文静的眼镜框都来不及扶起,只是求我不要再弄。

  「那你再用嘴给我爽爽吧,好不好?」我把她的脑袋凑到了自己的龟头前。

  「不要……我不会……啊~~」蓝蓝连忙捂着脸。我问她有没有给王致和口交过,她红着脸摇摇头。

  「那你要好好练习一下,试一下,刚才我不是刚在你嘴里操过么?」

  「小妞,你现在可不得不听我大哥的话,看看这是什么。」站在一旁的石头开口了,这小子但真是设备齐全,居然还掏出了一个DV机来。

  蓝蓝被我胁迫着跪在我的腿间,闭着眼慢慢张开嘴套住我的鸡巴,我扶着她的头,让她的嘴巴含着我的鸡巴,命令她开始啜弄。她蹲在下面不敢起来,便就这么跪在我的腿


前,满脸苦涩地吞吐起我的鸡巴来,而石头则是在一旁用DV录着像。

  我用腿夹住她,手玩弄着她的乳房,不过蓝蓝似乎很享受,看来淫药的药力还没过。而且很显然,蓝蓝的学习能力当真是出色得很。

  在药力的作用下,原本生疏的动作在我的指导下也是逐渐熟练了起来,脑袋上下左右边吮边晃,只见肉棒越来越粗,越来越大,越来越硬,越来越烫,颤颤巍巍直往她口腔


深处、嗓子里面猛顶。

  蓝蓝好不容易将我的鸡巴吐出,媚眼瞧一瞧它通体红涨,坚挺不服,面色一片红润,又将它启口吞进,在舌尖一阵挑弄拨动后,又将它吐出,一吞一吐之间当真是妙不可


言。

  自然,石头也不是一直闲着。此时此刻,蓝蓝被我们两人夹在中间,一边吞吐着我的鸡巴,一边用一只手去套弄着石头的鸡巴,竟是越来越娴熟,越来越放松,越来越享


受。

  长发飘飘的知性女子,脸上的商务眼镜挂在鼻梁上,在即将与未婚夫举办婚礼的同时,衣衫尽褪,细带高跟蹲在地上,肉色的吊带丝袜中间,私处大敞四开且沾满了黏稠的


精液。双乳被两个男人把玩着,一边吞吐着一枚粗大的鸡巴,一边套弄着另一枚更加坚挺的巨炮。随着时间的进行,一滴滴被石头灌入到淫穴内的精液也开始从那肉缝里缓缓滴


落到地板上。

  渐渐地,我觉得要射出来了,便扶住蓝蓝的头,而她动也不敢动地含着我的鸡巴,最终又被我进行了一次口爆。

  相当配合地,石头也立马射出了精液,不过却是直接射到了蓝蓝的脸上。顿时,在她的一声细软的尖叫声中,那明亮的眼镜片上便沾满了石头又浓又腥的精液,脸上与鼻口


间也都是。

  直到很久之后的一天,当我正在享受着蓝蓝的侍奉时,她才告诉我说,自己以前是很不喜欢精液的味道的,所以从来没有给王致和口交过。然而当时,由于我和石头对着她


一个口爆两次,一个颜射一次,而且精液量巨大、浓稠度高、腥味浓厚,再加上刚刚的高潮与余兴未消的春药作用,她的奴性一下子就被激发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