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来无事,按照电话黄页随意的拨打电话。

  偶然接通了一个电话,是个女的,就和她聊了起来。

  听声音那个女的岁数不太大,大约30岁左右吧。和她越来聊越投机,随即开始向暧昧话题转移。

  她问我“认识我吗?”

  我说“当然。”

  “你说我有多高?”

  “平常身材罢了。”

  “平常身材是多高?”

  “平常身材就是一般了。”

  “真的吗?我可不一般。”

  “当然,你不会一般的了。你很漂亮的。”

  “你在什么单位工作?”

  “我在供销部门。你呢?”

  “我是个老师。”

  “老师好呀,一年有那么多的假期。”

  “老师可不自由。总是被安排得那么紧张。”

  “你先生是干什么的?”

  “他在下面,一个镇子上工作。”

  “他经常回家吗?”

  “有时忙了半个月都回不了一趟家。”

  “那你的花儿不是要枯萎了吗?”

  “关你什么事呀?!”

  “我这不关心你吗!”

  “不用你关心!”

  “我必须得关心。那么漂亮的一个女子,因为饥渴而导致面黄肌瘦可不好。”

  “谁面黄肌瘦了!”

  “花儿时间长了得不到灌溉,就会面黄肌瘦的!”

  “那也不关你的事。”

  “看来我是好心做了驴肝肺了呀!”

  “谁稀罕你的好心!”

  “有没有时间呀,我想请你吃个饭。”

  “吃饭就不必了,有时间我们见个面吧。”

  高兴得我就要发抖了。“那好啊,你看什么时间有空?”

  “现在就好,我们在天桥附近见面吧。”

  “好的,不见不散!”

  “好,一会儿见。”

  放下电话,赶忙将自己收拾一番。第一次见面,留给人家一个不好的印象可不好。

  收拾完了,在身上喷了点香水,叼上一块口香糖,将剩下的放到口袋里,便骑上我的电动车,赶往约会的地点。

  按照约定的暗号,彼此很快发现了对方。只见她穿着一件华贵的风衣,高挑的身材。怪不得她老是问我她有多高,原来是个大洋马呀!长得不算多么漂亮,也就是中人之姿。但胜在气质,雍容华贵,气质逼人。高高的身材,让人觉得很有压力。幸亏我长得不算矮。站在一起,倒是很般配的感觉。因为怕见到熟悉的人,我们一起向山上走去。

  来到山顶,找了个视野最开阔的地方,我们共同坐了下来。

  牵着她的手,一时激动的没有话说,只是笨拙的说了句:“谢谢你!”

  她好奇地问:“谢什么?”

  “因为你不嫌弃我,和我来约会。”

  “那也是应该的。我也很高兴。”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好好的谢谢你。”说着,从口袋里拿出在就准备好的几百元钱,塞到了她的手里。

  “干什么这是?见面钱还是怎的?”

  “我们来到这荒郊野外,也没有什么东西买给你吃,只好劳动你自己了。不好意思。”

  “算你还有点心意。谢谢你了!”

  “客气什么,咱俩人谁和谁啊!”说着,就将她拥到怀里。他一点也没有推辞,顺势倒在了我的怀里。仰起头来,红唇就在眼前,我知道,这是送给我的香吻啊,赶忙贴了上去。

  她的嘴很甜,一点异味也没有。我知道,她和我一样,也是在过来的时候处理了一下。

  吻着她,好像进入了天堂,一切的烦恼,一切的不如意,一总的抛到了脑后。我的舌头在她的嘴里翻卷,她的舌头同时在我的嘴里翻卷。我们都忘了一切,天昏地暗。所有的所有,全部都在彼此的身上。

  喘口气,我激动得告诉她:“我该怎么报答你呀!”

  “好好地吻我,就是最好的报答!”

  手伸出来,抚摸到她的胸前。她闭上眼睛,陶醉在我的抚摸中。

  她的乳房不是很大,堪堪盈握,与她的高大身材不相匹配。但是抚摸起来,软中带硬,很是舒服。手顺着身子向下走去。

  “在山上不行,有很多人呢!”

  我总不能半途而废吧,坚持着伸向了她的裤子。穿过腰带,终于摸到了那个最宝贵的地方。她的毛很多,也很硬。听说毛多毛硬的女人性欲比较强,不知是不是真的?

  用手指头轻柔的按摩了一会儿,见到她的脸开始变得发烧,红得厉害,就恋恋不舍的将手抽了出来。

  又抱着她吻了半天,见天色不早了,我们也就牵着手开始下山。

  到了山下放车子的地方,告诉她明天就去找她,让她在家里等我。她红着脸点点头:“嗯。”

  按奈不住激动得心,急急忙忙向她家走去。

  她家住在政府小区,周围都是政府的人。按照告诉我的地址,摸了她家楼前。她家的房子是一所老房子,很是破旧。敲了敲门,她从里边将门打开,一闪身,就进入了她家。

  她家收拾的很是干净,物品摆放也都井井有条。卧室里一张大床,占了房间大半部分的空间。

  一进门,我们进拥吻了起来。这一次,就在私密的空间里,彼此不用担心被人看见,真正的放得开了。

  一起拥着,向卧室走去。将她推倒在大床上,她的脸红的像火烧云。不光发红,还很烫。

  一件一件的撕扯着她的衣服,她也飞快的撕扯着我的衣服。很快,我们就裸颖相见了。

  他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套套。一见这个东西,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她见我皱眉,就问我:“怎么回事?”

  “我不习惯使用这个东西。”

  随手一抛,将套套扔在了一边。红着脸说:“我也不喜欢这个东西。”

  将他的腿分开,压了上去,心脏激动得砰砰乱响。

  因为一进门我们就激烈的拥吻,所以他的密道很滑了,一下子就尽根而入。

  “哦”了一声,她很是满足的样子。

  按着九浅一深的套路,我在她身上激烈的耕耘着。一边耕耘,还不忘一边抚摸亲吻着她。

  “我和你老公哪个厉害?”

  她咬着嘴唇就是不说。我狠狠地顶了她几下,将她顶的“哦哦”连声。

  “还是……是……你……厉…害。”

  “你老公在外面有没有人?”

  “我不知道。可能不会吧?”

  “就你老实。他在外面可是当官哎!现在那些姑娘家家的,一个比一个开放。”

  “那也不一定他就有人!”

  “还不一定。就是一定了呀。你想啊,他在外面一待就是十天半月的,难道他就不想吗?”

  “……”

  “老公我以后就好好的爱你,让你的鲜花盛开起来!”

  “嗯,…谢谢…你……”

  “我们是夫妻,谢什么!”

  “我第一次外遇,就遇到了你。看来这也是缘分!”

  “不光你是第一次,我也是第一次呢!”

  “啊,以为你长得那么帅,也会哄女人,以为你有很多喜欢的女人呢。”

  “其实我就是一个怪物。也不敢爱,也不敢很。很多的女人向我示好,我都不敢回应。我是不是很没有用啊!”

  “才不是呢,你会疼人,又知冷知热的,怎么会没用的?!”

  将她掀了起来,让她跪在了床上,抱着她的腰,我从后面进入了她的密道。

  深一下浅一下的抽插着她。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遇见你真的是我的缘分。我在电话上没有目的的随意拨打,没想到上天就将你送到了我的面前。”

  “我以为你认识我呢!这几天我们一直在拌嘴呢,结果你就找上了我。”

  “哦,我真的是第一次见到你。心里紧张的不行。认为你怎么会看得上我呢!”

  “你长得很帅,又人高马大的,女人都会喜欢的。反正我是真的喜欢你。”

  “谢谢你啊,好老婆!我恨不能将你含到嘴里!”

  “我长得那么高,怎么会含到嘴里?”

  我含着她的耳垂,轻轻地扣咬着。“我讲你咬碎,不就吃到肚子里了?”

  “那怎么可以?我要你好好疼我。”

  又是狠狠的插了几下,“我这不正在疼你呢吗!”

  “要你疼我一辈子!”

  “当然会疼你一辈子!”

  随后,就听她的嘴里开始语无伦次的喊叫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哎哟歪……我…要死……了……”里面的水儿也开始汩汩流淌。好润滑,好温热,好舒服。我更就卖力的使劲抽插着她。一会儿,只见她张着嘴,一个劲的抽气“呵呵……呵……呵呵……”

  知道她高潮了。抽出我的宝贝。用手在她的身上不停的游走。特别是嘴里,叼着她的乳头,一扯一扯的,她的乳头,已经高高的挺起。红红的乳头,到不像生过孩子的女人。

  见他缓过了一口气,我用将她翻过来,正面对着她,抱着她的腿,再次的插入。

  这次倒是不用那么急了,轻缓的一抽一送,慢慢享受着这难得的美味。

  她抬起身子,抱着我的脖子,“我好幸福!我好快乐!你要好好的爱我,疼我。”

  “那是当然的了。一个女人,把身子都无私地献给了一个男人。你说我会不会珍惜你?”

  “谢谢你了,我的好老公!”

  “不用谢。我们是夫妻!”

  “对!我们是夫妻!”

  将她落到床上的一根毛拾起来,含到嘴里。

  “你看,你身上的一切,都是我的宝贝。”

  “快吐出来,那很脏!”

  “不!你身上的东西,都是圣洁的!因为我爱你,所以,我爱你的全部!”

  她的眼里开始蓄着泪水:“你是我的好老公!遇见你,是我一生的福气!”

  “好老婆,认识你才是我的好福气呢!你宝贵的身子,在我的身子底下婉转成欢,让我怎么能不爱你!”

  慢慢的轻柔蜜怜,轻轻地抽插,见她已经开始舒缓起来,我又抱起她的腿,大力的抽插起来。

  “啊……嗯嗯……咿唔…啊啊……呜呜……嗯嗯嗯……好…好……的……疼……我……”

  一下紧似一下的抽插,每一次都是尽根而入,不再留有后劲了。

  她抱着我的脖子,将胸部紧紧地靠着我。

  我开始吼叫起来,“啊”的一声,将一枪琼浆尽力的射入了她的窒腔。

  射完以后,我疲惫的趴在了她的身上。她紧紧地搂着我,生怕一松手我就会跑了一样。

  我咬着她的耳垂,听他娓娓道来。也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我仔细的听着,不时地点点头,迎合着兴奋地她。

  起来以后,一起洗了个澡。一边洗着澡,她还不停地拨弄着我的宝贝。可见她是爱死了这根宝贝了。

  随后,我们只是在逛街的时候见过一面。

  他见到了我的太太,不疼不痒的打了个招呼,以后就再也没有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