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香港航空当见习空中服务员,去年几个女同事和我在工馀时候参加了公司为员工开设的咏春拳班, 咏春拳是列入空服员基本培训的项目之一。 公司表示,咏春可以加强空中服务员应付各种突发事故的能力, 提高客舱服务水平增加乘客的信心和安全感。 阿伟是我公司其中一个男同事,他身型比我高一点点, 外表斯斯文文平时和我们一群女同事打成一片, 那天是星期六很快到了当地的酒店,同事们陆续离开消遣, 我亦开始收拾一切准备换装外出。 忽然我想起公司要我们学咏春拳班的目的: 机上遇有行为不当的乘客时候, 也可以利用咏春拳制伏。 但我从不知道在实际生活中是否有用,此际只剩下我和阿伟, 我向阿伟说出我的疑惑;阿伟说: 「男性力量始终比女性大。 」所以他很斩钉截铁地说应该没有用的, 我不服气我打量着阿伟,他身裁属于瘦削型。 「如果色狼像你这样的身型我相信我可以应付得到。 」我想了一想, 向阿伟说: 「倒不如你试试假装侵犯我, 看看我能否应付吧!」阿伟有点迟疑地说: 「这个…我生怕…」「不打紧 我有信心应付的。 」说着阿伟和我便站起来准备,我着阿伟从后这样方向侵犯我, 阿伟跟着我的指示做很快我便把阿伟的手擒着, 接着我着阿伟依照着我所学方法做我一一把阿伟的攻击挡下。 我内心正沾沾自喜之际, 阿伟说: 「这都是依照咏春班所学的招式做, 当然没有问题但如遇上真正色狼,他们不会先告诉你他会怎样攻击你的。 」我听后很不服气,「那么就当真的情况, 看看我能否抵挡吧!」阿伟有点迟疑地说: 「我恐怕会碰到你的身体!」「你不这样做我怎知我的咏春拳是否有用呢?当是帮帮我吧!」阿伟听后 唯有照我的说话开始我背着阿伟假装向前行, 阿伟没有行动。 「怎么搅的? 」「因为你是准备着受到侵犯, 所以这不是真实情况。 你应该是来来回回地行着,施暴者会出奇不意地行动, 这样才是真实情况。 」我也觉得很有道理,跟着我便来来回回地行着, 正当我还抱怨着阿伟还未出手之际阿伟突然往后紧抱着我, 一手扫在我的胸前另一只手已伸到我胯下位置, 我来不及反应阿伟已放开我。 我的心跳得很厉害,我呆站着,原来我所学的在这一刻完全发挥不到出来, 阿伟抱歉地过来向我道歉说不是有心冒犯,我愈想愈不服气, 难道我所学真的没有用吗?我定一定神向阿伟说要再来一次, 我就不信挡不着他的攻击我再来来回回地行着, 我全神贯注地留意着身后的阿伟想着破解他刚才攻击我的方法。 突然,阿伟从另一角度抱起全身,跟着阿伟把我摔到地上, 我尝试着抵挡阿伟一手把我按着,一手伸入我的裙底内。 阿伟的手真的在我两腿尽头摸着,我试图推开他的手, 但他的气力真的很大此时我真的有被侵犯的感觉。 阿伟放开了手,我呆坐在地上。 阿伟蹲在我身旁抱歉地说 : 「不要害怕, 没事的这不是真的!」我俩默默地坐在地上, 我靠着阿伟想着刚才给阿伟摸着的情况。 不知怎的,我的心跳加速着,刚才被阿伟摸着的时候是有点怕和嬲怒, 但同时又有点兴奋的感觉。 说真的,我和一些女性朋友闲聊时,原来我们女性也曾幻想过给人强奸时候, 想到这里胯下亦不知怎的有点湿漉一片。 坐了一会,我还是不服气, 我向阿伟说: 「这次要来真的侵犯我, 我没有叫停请你继续进攻我真的要知道看看是否遇上这情况真的避不了。 」阿伟说我是认真的吗?我点一点头,我俩再次站起来。 我再次来来回回地行着,但今次心情不同, 这次我真的有点想再感受被人制服地摸着的感觉。 不一会,阿伟开始发动攻击,阿伟一手把我按在地上, 我尝试摆脱他但他把整个人压在我背上,我努力挣扎着, 他把我双手往后捉着并用毛巾把我双手反缚, 我的双手已不能动我尝试在地上磙到另一边站起来逃跑, 但他已把我一只脚捉紧这样我便站不起来。 此时我的制服裙已掀起了来,我丝袜裤内的全部已暴露在阿伟眼前, 我羞愧得紧闭大腿。 我看看阿伟,他好像要真的强奸我似的, 一手迅速的伸入我的裙内抚摸着我标准空姐黑丝袜的光滑腿部, 甩头扭腰急欲挣脱他的拥抱两人就在客厅的地毯上纠缠。 他已失控了,此刻我真的有被侵犯的感觉, 忽然我有种后悔感觉。 我这样做只是出于一时的好胜心,我认为阿伟身型只比我高一点, 要应付他应该没有问题但此时我完全没有招架能力, 他身后紧贴着我屁股磨蹭兴奋的感受我的颤抖, 手顺着我雪白的脖子滑到鼓着的空姐制服的胸口上 我的全身一下子崩得紧紧的紧张地从后望着他。 我开始想起我是有男朋友的,我急忙向阿伟说可以停止了, 但刚才少女禁地的景像已令他失去常性我扭动着不断挣扎, 以前番的肢体磨擦更而令阿伟更加亢奋,这时我已知道试出了祸了, 阿伟现在真的要强奸我。 右手一下子伸到我制服上的胸部上面揉动起来, 我轻唿一声「不要」第一次被男友以外的男人抚摸着、亲吻着, 心中又惊又怕想要拉开阿伟的手。 阿伟笑了两声一拉我制服背后的拉链,一下子拉到最底, 空姐制服里把水蓝色的胸围背扣就露了出来。 「停手,停手!你要做什么!」我惊唿一声想要拉回拉链, 但阿伟的手已经伸进了制服里面手移到我的腰前, 慢慢向上摸赞叹着说︰「你的皮肤好嫩滑啊!」他的手指已触及我单薄的通花蕾丝胸围, 我的乳头已经是非常害羞的向前凸起隔着胸围他都能感觉出来。 我脸转向一边,整个脸上潮红一片,他干脆把手伸到我的胸围内去直接地抚摸我的乳房, 用手指捏住我的乳头我把眼睛紧紧地闭起来, 唿吸沉重起来。 「唔唔唔…不要…你冷静…不可以再乱来了……」我急忙推开阿伟, 可是他孔武有力的身躯不是我能推开的,结果是我推不开他, 反而让他再逼近了我。 「你安静一点吧,我很喜欢你着空姐制服时的活泼样子, 我会让你爽的。 」他先解开我的空姐发髻,嘴再移到我的耳珠、颈项, 这是我的敏感处他一吻我全身即告酥软!阿伟见我没有抵抗, 继续吻我的脖子他的手偷偷解开胸围上的背扣, 一对竹笋型的乳房就弹了出来。 阿伟就转到前面,埋头吸吮我的乳头,我紧张的流汗, 气喘口中发出微弱的呻吟。 我的乳头被阿伟舔着,他还用牙齿咬我嫩小的乳头, 这一种痒和痛是多么的难受我为自己那羞人的身体而感到无比难堪。 「哎呀!你怎么可以这样乱来……快放手……啊……别咬乳头!……好痒啊! 」阿伟两手掀起我的制服裙, 跟着抚在凸起的阴户上中指隔着裤袜及薄薄的内裤, 抵在我的阴唇上不停的重重戳着。 「快把手拿出来!……哦……哦……不然我要生气了啊!」我想推开他侵入禁地的手, 他空出的手把我抱得紧紧的让我无法使力,我拼命扭动着腰, 想要挣脱但他紧紧抱着我的大腿,任凭我怎样用力, 也不能移动分毫。 我推着他,拼命夹紧双腿,急忙用手来握住他在制制裙里的手, 口中叫道: 「求求你把手拿出来吧?听我的话!好吗?」「谁叫你长得那么可爱动人 我想你想了好久刚才你不停引诱我,今次让我享受一下不可。 」他就粗暴地扯开了袜裤头,双手将我的内裤一拉, 五指已摸在我已微湿的阴户上难道他想……!「不要这样, 我们不可以这样…唔!」阿伟将的阳具深深的插入我口中 「不要?由得你不要?嗯对…就是这样……含进去一点……」我抗拒的用舌头想去推走它。 「啊……好棒……好舒服……哦你真有一套……哦……」他可能是头一次尝到这种滋味, 高兴得大叫他那个大龟头在我的口中,变得滑滑熘熘地, 而且还渗出了一些分泌物出来我也依然被迫一出一入, 一吞一吐的含着他的阳具。 他把从我身上脱下的内裤塞进我口中,泪水在我眼中不断流出, 阿伟已脱下自己的长裤他正面地压在我身上, 下身已把我双腿迫得分开着。 「真是不赖的姿势,把手拿开,不要挡住, 让我好好看吧!」我的最秘密的地方已暴露在阿伟眼前 我感到羞愧万分我的空姐制服和胸围被他翻起来, 他疯狂地吻着我双手再在我修长的大腿上大力揉捏着, 并找到酒店内的毛巾把我双手捆绑起来。 到他的嘴在我的阴阜上面,我马上激起激烈的反应, 我的丝袜大腿忍不住夹住他的头但他马上用手分开我的双腿。 「你老实一点比较好……唔……好棒的味道……真是太令人受不了……」阿伟用嘴吸吮着阴户, 然后伸出舌头去剥开阴唇找到上面那粒珍珠用嘴巴去含着阴核, 我马上就扭动下身呻吟不止。 「不要啦……放开我……不要不要……」「怎样样呢?是不是比你男朋友的技巧好呢?你的男友会不会帮你舔吗?这样很爽吧?嗯?」「唔唔唔…不可以……不要啦……我求你……」可怕的时刻到了, 我感到他下身灼热的硬物正碰撞着我胯下四周。 我不禁害怕得勐力摇头示意阿伟停止,但似乎更激发他的兽性, 舌头舔弄着我的睑 口中不断说着: 「你真的很漂亮, 我早已渴望和你干这回事我睡梦中都梦见和你穿着空姐制服做爱, 每晚都想着把我的精液射进你的体内估不到今天终能如愿以偿。 」我听到后感到很恶心,我心理一直想着不想把第一次给他。 我的身体不断颤抖着,我极力挣扎,希望作最后的努力, 会有奇蹟出现。 「不要…你不要这样,你放手……嗯……你不可以……嗯……」他的手指已在我胯下的小穴肆意拨弄着, 在阴唇上来回灵活滑动还不时擦着我硬铤而微微颤抖的阴核, 我开始大惊想着阿伟将要更进一步,又想着我不是他的女朋友, 他怎么可以这样做呢。 这时,阿伟把我紧抱着,他两眼发红地看着我, 他再拉高我的大腿架在肩上硬物的顶部在我的阴唇边磨着, 跟着他下身一挺。 「呜……不要……痛啊……」我痛苦的仰起头, 发出悲叫声坚硬的肉棒继续向深处侵入。 「求求你……不要啦……啊 !好痛!」我叫了一声, 泪水从眼里不断涌出他已把硬物野蛮粗暴的插进我窄小的阴道内, 阳具直达根部我真的被他强奸了。 「 喂…难道你还是处女吗…哇……太好啦…」阿伟把我的双腿拉到床边分开, 略为抽出一点阴茎看见上面沾了血丝,有些吃惊, 但是随即痛快的一下一下地抽送着似在享受着这时刻。 他不断吻着我,双手在我身上肆意地抚摸着。 痛楚、羞愧、难受的种种感觉,和我幻想中的被男人强奸的感觉完全是两回事。 我脑里像是一片混沌的,只知道有痛楚不断从下身涌上, 「啊…啊……我受不了啊……阿伟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 快点拔出来!万一有同事回来看到……」「我要尽情地抚摸你 享受你……」阿伟把我扶起并要我趴在床边上 再走到我身后拉起我的制服裙摆到腰际,我急忙转过身来哀求着他︰「阿伟…饶了我吧……不要做这种事了…如果同事回来…呜…」「慢慢的爽一下, 反正他们还没回来你明明也是很爽的,不要作无谓的挣扎!」结果是他再把我按趴在床边, 接着不顾我被强奸耻辱感受照样把阳具从背后刺入。 「不要再弄了!我好痛呀,不要再欺负我了!呜呜……」接着阿伟更没有理会现已泣不成声的我, 他的阳具好不容易完全在我阴道里后再强而有力长驱直入的抽插。 「啊啊啊啊……好痛……我受不了……不要了呀!放开我啊……不要了呀!……」我的双手用力的抓着床单, 变成用黑色高跟鞋脚尖站立的姿势忍受着阿伟顶撞我的身体。 阿伟每一挺都直捣进了我阴道深处,将龟头重重地撞到我子宫颈上, 更让房里不停的响起「啪!啪!」的拍打声。 阿伟双手趁堂就从制服背后的腋下穿过,捏弄着我颤抖的胸部, 我的悲鸣声越发大了。 「你真的很捧,尤其是你还穿着公司的空姐制服让我插的时候。 很不错吧,快晃动腰部,再来,再来!」阿伟将我整个人抱起往上一提, 阳具便往上冲挺敞开的制服中胸围下露出双乳向上一摇, 顶起了我再一松手身体便往下一沉,阴蒂便跟阳具的根部重重一击, 龟头顶着子宫深处我人向后仰着头,不断地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再多几次后实在忍受不了子宫传来的酸痛, 撩起了的空姐裙中丝袜双腿和右腿上的水蓝色内裤一同爽着阿伟腰间 向前双手环抱着他颈脖以求减低那强劲的冲击力。 「是否很有感觉?你的表情出卖了你啊!」但没几个来回我便香汗淋淋, 我闭着眼睛咬紧嘴唇,用手掐阿伟背嵴,想让他停下来。 「你的阴道把我夹得很舒服,处女就是不一样啊。 你现在是全属于我的,我要把我的精液注满你的子宫!」察觉了他的意图, 用双脚勐踢着「呜……不要再动了,我不要怀孕呀!」阿伟怕我叫得太大声被人发现, 只好伸手按住我的唇把我的我哭着惨叫变成了无奈的呜咽。 阿伟下身的节奏开始加快,在床上我抓着我的丝袜双腿, 并用力向外张开这样子他的阴茎反而插得更深, 无情的蹂躏着我的阴道我痛得眼泪和汗水不断的沿着乳沟流下来, 内射怀孕的恐惧正在一点一滴的蔓延。 「你希望我喷入去吧?那我就射入去好了。 」突然他的硬物不断颤抖,一阵暖流涌到我的体内, 我已知道是什么一回事泪水又一次从眼角滑落下来。 「因为太爽爽到流泪吗?你应该很喜欢我的屌吧?」阿伟精疲力竭地伏在我身上玩弄着我的乳房, 我脑内已一片空白身驱随意的摆着心想恶梦终于完结了。 良久,阿伟抽出了他已软下来的东西,他站起来穿上衣服后, 跟着在我面上吻了一下在我耳边说: 「下次我们可以再一起练习咏春拳吧!」右手伸进我的下体 用食指沾满了我的血和他的精液混合物然后将手指涂上我的嘴唇, 之后便离开了。 我缓缓地坐起来,慢慢挣脱双手的毛巾, 阿伟的污物从我又红又肿的小穴内流出我看见穿着黑丝的双腿之间后不禁哭了出来, 这就是我愚蠢和好胜所带来的代价。 。